經過了漫長半年把頭徹底往後梳綁成馬尾或包子頭的日子,我今天終於剪頭髮了。我覺得人生困難的課題很多,找一個適合的長久合作的髮型師絕對是其中一個,現在回想起來小時候在我媽家隔壁理容院裡那個看起來很福泰說話很大聲永遠搽大紅色口紅的阿姨竟然是我印象中技術最好最理解我髮質的人。這位阿姨她沒有名字,整條街坊都稱呼她『三號』,就像整條街坊都稱呼用我爸媽開的雜貨店名稱稱呼我媽一樣(然後稱呼我爸為『老闆』,這世界到底能多歧視女性)。但你們死心吧,我是不會告訴你們我爸媽開的雜貨店叫甚麼名字的,我也不會告訴你們那間店已經倒了。

總之三號阿姨是我頭皮的第一個啟蒙,如果不把我大姑姑算進去的話。我現在還保留著一些五歲以前的照片,我穿著大紅洋裝踩著亮面小皮鞋套著米色長大衣還有一張純潔可愛的小臉,腦袋上卻頂著一頭跟歷蘇一樣的超捲短髮(服務一下不知道歷蘇是誰的人:大約一萬年前有一齣電影叫做上帝也瘋狂,男主角是一位叫做歷蘇的非洲人因為無意間撿到一個可口可樂的瓶子而展開一串奇遇的故事,其實現在想起來我覺得種族歧視的意味很深,但是小時候覺得很好笑)。我的歷蘇頭據說是我剛出師的大姑姑的傑作,雖然後來我媽一直強調『當時很流行』『大姑姑人很好沒收錢』『小孩子燙這樣很可愛』,但我怎麼想都覺得我只是一個被抓去給年輕髮型師練習的無法抗拒的可憐小孩。

總之三號阿姨跟大姑姑截然不同,她經驗老到下手狠辣,而且收錢。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她剪的頭髮真的都很適合我。小學到國中畢業,我媽都只讓我留耳下清湯掛麵,覺得好整理,不過現在回頭看當時的照片,我驚異地發現三號阿姨的神之手竟然把我剪成了現在最流行的鮑勃頭,而且我的頭髮其實不好剪,不但有嚴重的自然捲,還左右捲得不對稱,劉海的髮流更是歪七扭八,可是三號阿姨總能在恰當的地方下刀,讓我的頭髮看起來很平順。

高中的時候開始叛逆,喜歡把頭髮剪得很短,挑戰學校的尺度(是的,我們學校的校規不是頭髮不能太長,而是頭髮不能太短!)但是其實我不是一個適合短髮的女生,我的臉不夠小,鼻樑不夠高,頭髮剪太短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臉很大頭髮很少的永澤。三號阿姨費盡心思替我剪短後面,卻在兩側打了斜劉海,可惜我不領情,總是把劉海塞到耳朵後面,是一種不知道為什麼硬要露出大餅臉的倔強青春。

大學畢業後三號阿姨也退休了(三號阿姨真的是個神人,她也拯救過我的指甲外翻,有機會再說),我開始往外找髮型師。第一個剪了三年多,一直覺得她中規中矩,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對我越來越不在意,經常一邊剪我的頭髮一邊剪別人的頭髮,而且明明是我先來的,卻常常是我等別人剪完才輪到我。我後來想明白了,因為我的頭髮細軟又不多,所以其實剪我的頭髮很快,只要用別人剪髮的空檔就可以了,加上我是個不管怎麼拐騙都不喜歡燙染的客人,看起來胖卻掐不出油水,所以設計師對我的心就越來越冷了。我給她剪了幾次失敗的髮型,最後一次最慘,我說我要修層次,結果她活生生把我剪到耳上三公分,一刀下去我驚呼你幹嘛,她還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最後跟我說一句她記錯了事。她當然會記錯,她剪我的頭髮時同時在剪另外一個男生。我就沒再去了。

第二個設計師也是朋友介紹的,當時真的覺得她很棒,技術好,不說客套話,不適合的髮型會阻止你,你喜歡的髮型她也會用自己的想法改成適合你的樣子。也是給她剪了好幾年,介紹了至少十個人去過(有些還甚至因此變成常客),本來以為一生交給她一人了。沒想到後來舊事重演,她對我越來越輕忽(因為我依然是那個不喜歡燙染的客人),然後有一天她說要跳槽當店長,結果我帶去的朋友都接到她的簡訊,只有我沒接到。當時我以為是助理沒有處理好,也不以為意,去剪髮時還跟她提了一次,她說她會叫助理注意。直到她第二次換地址,還是沒有通知我,我就想啊人家才不在乎我咧,可能希望我別去了吧。這設計師剪到後來也是隨便亂剪,明明技術超級好,只要多花一點心思就可以把頭髮處理得很好,偏偏她要兩三刀搞定叫你快走,有一次替我打層次,真的只有三刀,後腦杓得層次像斷層玄武石,我心都寒了。當時聽朋友說設計師離婚了,還以為她因此心不在焉,但後來又聽說她信了妙禪(對的就是最近很紅的海鮮),我就想難怪這個人後來心裡只有錢沒有職業尊嚴了,以往她要是沒剪到滿意是不會讓客人離開的,後來是客人錢沒有付到她滿意她就隨便亂剪,差很多。

搬離台北後一度覺得不知道該去哪裡剪頭髮,經房東太太介紹一個工作室,裡面幾個年輕設計師都剪得不錯。我後來固定給一個男孩子剪,他除了囉嗦點也沒有其他缺點,但我實在受不了他身上的煙癮,每次剪完頭髮就是滿頭煙味。最後一次去剪頭髮時忍不住問他說,你菸抽這麼兇不會被家人念嗎?他可能因此有點不高興,對我就冷冷的,然後頭只剪一半,前面完全沒剪,還跟我說這樣長長的可以修修臉,xxx,當我第一次剪頭髮啊,要修臉也是要有弧度的啊。後來整片瀏海都是我自己回家剪的,一邊剪一邊想說我為什麼要花錢買罪受啊,後來就沒再去了。

至於現在的設計師,是個路邊看到招牌覺得好便宜就去了的連鎖髮廊,真的好便宜剪髮只要兩百還可以不洗頭,但我還是會洗啦,因為我頭很容易出汗,我不好意思髒兮兮地讓人家剪頭髮。可是這菜逼八的設計師喔我該怎麼說呢...他還需要很多磨練...之類的,今天只是想稍微修層次、剪個瀏海、稍微剪短一點,還特地找髮型書找到一個類似理想的款式給他看,他很為難地說可是你瀏海剪起來不會這麼厚,我說我知道我知道,髮量和臉都不一樣嘛,但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喜歡的概念。然後我摘了眼鏡(近乎全盲)把一切交給他,等他完工後我戴上眼鏡忍不住淒然一笑,這頭不論款式還是長度都跟我剛拿的髮型書截然不同,我想他是沒有理解到我喜歡的概念,而且他還把我本來藏在內側幾乎看不到的白髮們剪到全部翻出來,所以我現在腦門上白髮多到我自己都受到驚嚇。連房東太太都說,人家剪頭髮是要把白髮藏起來,你怎麼剪到都露出來了。啊我能說甚麼,花兩百給孩子一個學習的機會吧,今晚我又要拿剪刀自己改造我的瀏海了。

希望這孩子可以好好磨練,希望有朝一日他可以剪出正常的頭。不過頭髮剪短真的很清爽,之前光是吹頭髮就要十分鐘真的很阿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