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到年紀很大了之後才勉強能分辨甚麼是客套話。

以前我是那種會把別人寄給我的明信片上寫的「以後一定要一起來玩喔」當真的人,大概是因為我自己是個不太說謊的人(偶爾也是會的,我已經沒辦法像小時候那麼單純地說我從來不說謊了),所以我曾經誤以為世界上的人也都是這樣,因此非常容易把別人說的每一句話都當真,收集了很多客套話就以為收集了很多約定,最後才發現我把那些別人拷貝在各種場合對各色人物說的話太當一回事了。

我永遠無法忘記忽然領悟到有些人的確可以隨口說出敷衍或是熱場子的話時那種震驚的感覺,那種無法明確說出是佩服或是生氣的心情。

那種「啊如果這就是長大那我寧可永遠不要長大」的沮喪。

我花了很多年時間思考客套話這件事情,聽起來還蠻蠢的,但我反正是一個很容易認真的人。我在想上帝把程式寫入人的基因裡時可能有一小段是控制「客套」機制的,而我那一段基因要不是缺了就是殘了,反正我必須承認我到現在都還學不會說客套話,只是隨著年紀增加而學會「不說話」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kana1357
  • 我到現在還是不覺得講客套話,有做到沒做到沒關係,反正我講出來的就盡量做到,但如果真的我那時候在期中考期末考,或是真的在忙什麼事情,那跟我確定時間的時候我就會說那天不行怎麼樣,該拒絕還是拒絕,但並不損友誼吧!
    要是拒絕就不是朋友的話,那這朋友也不用交了!
  • 我覺得拒絕也是一種蠻微妙的東西,其實當你只是因為現在沒有時間而拒絕一個人的時候,你通常都會訂下另一個時間(好比我明天要考試,不然我考完試打給你好不好),是不是朋友的確不會因為有沒有拒絕而決定,但是可能會依照對方的態度而決定。

    控制狂 於 2016/11/17 1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