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路到底要不要結紮這件事情,在我家有兩派不同的意見。阿貴姐和阿德哥都覺得保持自然狀態比較好,但我則認為結紮比較好,畢竟我們留著馬路並不是作為育種目的(誰想繁殖他這種瘋狂的基因!),而且他自小就有亢奮過度會出現暴力攻擊與護食的傾向,出門散步的時候看到別狗他也想衝過去廝殺,在在都讓我覺得他沒有資格保留會無限分泌睪丸酮素的蛋蛋。本來雙方意見僵持不下,直到我搬出當年黑糖也是沒有結紮,導致八歲多還因睪丸癌必須開刀受苦的事情,兩位老人家才勉強同意。

老人家同意結紮後,就必須找到願意替馬路結紮的醫生。以前黑糖看了十幾年的醫生雖然醫術不錯,但我覺得他屬於太過自信的老一派醫生,許多診斷都靠經驗與心證,不太使用儀器確診,因此黑糖的心臟病一直被他當成氣管扁塌治療,吃了三年多的氣管擴張劑,導致黑糖最後死於心臟肥大併發的肺水腫。我當然知道醫生絕對也不願意看到這種結局,可是我會經常想到如果醫生一開始就先替黑糖拍胸部X光確定他的問題,使用心臟病藥物控制的話,黑糖是否能多活幾年,或是說不管他活多久,生活品質是否可以比較好,所以當時我已經無法信任這個醫生,就到我家附近另外一間獸醫診所問診。

一開始到新診所打預防針甚麼的時候醫生都很和藹,一直到我說想請他替馬路結紮,事情就變調了,我不是很知道醫生和馬路之間發生了甚麼事情,不過打預防針時一直很乖的馬路在我帶他去結紮時瘋病卻發了,在診所裡瘋狂躁動不肯安靜,而醫生本人完全沒有協助我替馬路保定的意願,冷眼站在旁邊看我和馬路搏鬥。

說搏鬥一點都不誇張,馬路雖然沒有咬我,卻瘋狂踢我、用鐵頭撞我、還一直發出哀號聲,我鼻青臉腫汗流浹背還被他當成逼良為娼的惡徒。最令我感到靠北的是這間診所的體重計竟然在桌上!在桌上在桌上在桌上,我要把十幾公斤的馬路扛到桌上已屬不易,何況是十幾公斤發著瘋病的馬路。我一次又一次抓住馬路把他放到桌上,馬路則一次又一次從桌上跳到桌下,醫生在旁邊好整以暇帶點娘娘腔口吻地說不確定體重無法施打麻藥,過了半小時我的脊椎貌似已經裂開三節,馬路還是沒有斷電的傾向,反而越來越亢奮,最後醫生才冷冷的說不然我先替他打一點微量的鎮定劑好了。

你他媽的有這招為什麼不早說!而且打了微量鎮定劑後他竟然把體重計從桌上放到地上!我當時真的認真想過拖著軟倒在地上的馬路直接離開,可是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找誰替馬路切蛋蛋,左思右想,我的面子、脾氣事小,馬路的蛋蛋事大,他已經快要步入青春期,如果再不切蛋蛋,哪天熱血過頭掙脫牽繩衝出去咬傷了別人家的狗或小孩就麻煩了,因此雖然心裡罵了幾千幾萬句「死要錢的娘娘腔王八蛋你根本故意整我」,表面上還是很謙卑地把馬路交給醫生。

手術時間不長,馬路麻醉退了之後也能自己走路(只是看起來很像喝醉),醫生收了費用總算有點笑容,並且拿了消炎藥、交代後續照顧。據稱馬路蛋包上縫了三針,我問醫生是否需要回診拆線,醫生說不需要,我滿頭問號的問他「是使用羊腸線嗎」,他說不是,我說那為什麼不需要拆線?那個臭娘娘腔又冷冷的說:「他不會乖乖讓我拆線的。」

我當下真的差點掐死他,這是甚麼鬼答案?如果你一開始就不打算替他拆線,你他媽給我用羊腸線啊!事先跟我說就算比較貴我也會付好嗎?

我回頭看著馬路悲從中來,他雖然是隻瘋狗,但他只是個孩子,為什麼不替他拆線!

回家之後,馬路恢復地很好,戴了幾天雷達帽,傷口就消腫癒合了,即使我們伸手摸他空空的蛋包也沒關係。只是肉上綁著三根尼龍線畢竟不舒服,馬路只要閒來無事就忍不住舔舔尼龍線,結果本來癒合良好的傷口因為他一直舔又發炎了(前情提要:我猜是因為他會吃大便所以他嘴巴比別人髒。)我有個同學是執業獸醫,但是當時他人在台中,我只好打電話請教他,同學說如果馬路對獸醫診所這麼反感,其實我也可以自行替馬路拆線,只要使用乾淨的小剪刀把線頭剪掉把線抽出來就好了。

可想而知,馬路怎麼可能乖乖攤開雙腿讓我拿剪刀為所欲為,他光是看到閃亮的刀尖就嚇得屁滾尿流,我才剛碰到他腳趾他就鬼哭神號地踹了我三腳逃之夭夭。

雖然我真的超討厭那個娘娘腔死要錢的臭醫生,但是解鈴還須繫鈴人,傷口反覆發炎也不是辦法,我還是找一天牽著馬路去醫院希望醫生替馬路拆線。醫生看到我跟馬路(這個討人厭的組合)就露出厭惡的臉色(我一點都不誇張),還冷冷地問我要幹嘛,我說因為傷口已經癒合了所以想來拆線,醫生再次對我說不需要拆線,我就說可是你用的是尼龍線,他一直舔,傷口反覆發炎,線頭也沒有像你說的一樣舔一舔就鬆開。醫生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馬路一眼,說:「你這隻狗太瘋狂了,不可能養在家裡,我勸你看有沒有住在鄉下的朋友快點把他送走。像這種瘋狗不管你怎麼教都沒有用,以後也不要帶過來了,我不接這隻狗。」

我永遠忘不了當時的心情,真的很慶幸馬路聽不懂那個王八蛋說的話!甚麼叫瘋狗!這種話只有我自己能說!甚麼叫教不乖!我就教給你看!一回家我就趴在沙發上大哭,馬路這傻小子倒是心情很好,畢竟去了一趟醫院甚麼都沒做就全身而退,他可能以為自己賺到了。但我只要想到自己千里迢迢牽著狗到娘娘腔王八蛋的診所讓他羞辱踐踏,最後他還是不肯替馬路拆線,我就覺得面子裡子盡失,看到馬路蛋包上的尼龍繩就一肚子火!

這件事情的結局有點鳥,最後阿貴姐還是帶著馬路回去找黑糖以前的老醫生,我也沒臉再反對了。其實我也知道老醫生心腸好醫術佳,只是太自信太不求精確,後來馬路日常小問題就也都還是回去找他,如果有大問題才去找我同學(是的他終於來台北執業了)。老醫生看到馬路的時候著實吃驚,這不意外,世界上看到馬路而不吃驚的人幾稀也,聽完我們的描述後老醫生試著跟馬路互動(試圖翻轉馬路以及偷拆線)(馬路也試圖飛踢以及偷咬醫生)(雙方都失敗),然後很老實地告訴我們這隻狗不麻醉沒辦法拆線啊,幾經考慮我們同意讓醫生用最輕的鎮定劑讓馬路暈倒,接著事情就像上了油一樣滑順,三十秒內那討人厭的尼龍線就通通拆除了。

其實問過好幾個醫生的經驗,大家都是說三針的話不拆線真的沒關係,久而久之繩子自然會鬆脫,問題是馬路可不是那凡夫俗狗,他是一隻堅毅到有點無聊的狗,他對失去蛋蛋毫不在意,卻不能接受蛋包上有卡卡的東西,他每天舔每天舔每天舔每天舔,舔到蛋包都發紅腫脹了,不拆行嗎?我也不是不知道馬路有多難處理,可是我覺得難處理還是有處理的方式,只要醫生好好跟我們溝通,我們都會尊重醫生的作法,我不懂娘娘腔王八蛋為什麼要說那麼傷人的話。他當然可以不接馬路這隻狗,但是他不需要說這種話。

我必須說,在教養馬路的過程中我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嘗試各種方法查了很多資料,不敢說他現在是隻正常的狗,但是至少是隻聽得懂人話、指令,知道尊重家人、出門不會亂跑亂拉牽繩、叫他坐下趴下過去回來罰站都精確執行,食物在面前要求他等他也會等的狗,算得上是念過書了,我相信娘娘腔王八蛋診所裡的狗有一半都比不上馬路,有很多次,我帶馬路經過那間診所,我都會在門口叫馬路坐下或趴下,表演個幾招後才離開,我不知道那個醫生有沒有看到,也許他根本忘了曾經如何羞辱馬路,但我覺得我至少想替馬路爭一口氣,他雖然瘋癲成性,但絕對不是怎麼教都沒有用的狗。

他很聰明,也很貼心,只是沒有靈性,以及會飛踢客人而已。

下次說說他讓我掛了好幾次急診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P
  • 雖然臉書說了
    但我還是要說那個醫生真的很讓人罵髒話
    你可以不接但為什麼要汙辱狗 為什麼要對人這麼沒禮貌
  • 對啊我當時真的超級驚訝,因為那個醫生看起來就是人蠻好(雖然娘娘腔)所以我才改去找他的。而且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醫生對別人說這隻狗怎麼教都沒有用。我想也許獸醫師也不是每一個都有鑽研動物行為的吧,所以這種醫生只想「治療」,並不想給我們「行為矯正」的建議(可能他根本也不懂)。當時真的有很嚴重的受辱感。至今還是忍不住要祝福他生意不興隆。

    控制狂 於 2018/01/29 14:53 回覆

  • fangwoman
  • 你讓我好害怕(抖)

    我家小土狗也是打個預防針就宛如被送進屠宰場,打預防針時還小硬抱著也就結束了(也被醫生婉轉的說她這麼恐懼以後長大可能會因為醫療行為而咬人,將來恐怕沒辦法看醫生),但結紮時不知會如何慘烈!她還是女生,我不想添孫啊!!!

    話說馬路現在看醫生如何?給我一點希望~~~
  • 我跟你說,你不要怕,世界上像馬路這麼嚴重的狗不會太多(露出有點痛苦又有點憐惜的表情),即使像他這麼嚴重也是可以教的,現在只要他不發瘋病的時候也是文質彬彬呢(雖然我的朋友都不相信)。基本上會因為恐懼而咬人的狗通常都比較聰明,然後他因為恐懼到了極點已經無計可施所以只好咬人,切忌這種狗絕對不能用打、罵處理,因為這樣聰明的他就會自我理解為「你不爽我就打罵我(暴力相向),所以我不爽你也可以咬你(暴力回報)」,他會以為你要傳達的是這種意思。

    所以教導(對付)這種狗,一定要先開啟聖人模式,不管他幹了甚麼,如果是好事一定要大力稱讚,不要怕別人覺得你矯情,把狗教好就是你給這人間最大的福報。如果沒那麼好但是也不是壞事的事情有可以稱讚。做壞事的時候不要罵他,罵他有時候會被誤認為「激情的互動」,導致沒空理他的時候他會做壞事來爭取你罵他(他心中還會大喊壓呼有互動了),所以他做壞事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隔離、無視、冷漠以對,有些家裡是豪宅的人會準備一個大鐵籠做關籠訓練(可以估狗一下這個東西,太複雜了這邊就不說),但我家就是準備一條鐵鍊在大門旁,他做壞事就是去那邊鍊起來罰站五分鐘,這五分鐘全家都不准跟他說話,經過他旁邊也不看他(假裝家裡沒有狗的心態),他就會瞬間冷靜下來,而且久了他就知道做壞事不但得不到互動還會被排擠(狗不能忍受沒有朋友!),漸漸就能在心中長出一把尺,甚麼能做(會被稱讚)甚麼不能做(會被罰站)這樣。

    看醫生的話我覺得這種狗需要比較有耐心的醫生,最好是對動物行為稍有涉獵或學有專精的醫生,因為至少會願意告訴你怎麼做可以消除狗狗的恐懼或是怎麼做可以矯正狗狗的錯誤行為。但是我們飼主當然也不能當沒事,我建議你如果已經固定看某個醫生,平常有事沒事可以帶狗狗去診所串門子,然後請醫生餵食狗狗一些適當的零食(請自備啊不然醫生應該不會理你),然後就直接回家,這樣狗狗去習慣了以後就比較不會排斥診所(馬路曾經在去診所的路上從摩托車上跳下來超可怕),也比較不會排斥醫生(這個阿姨常常給他吃零食好棒棒),其實狗的耐痛度很高,打針觸診啥的根本對他們來說不痛不癢,之所以會排斥都是因為對醫生的不信任感和腦中自我膨脹的想像恐懼,所以沒事多帶去診所閒晃消除恐懼很重要,不要每次去診所都是進行治療或檢查,這樣他會覺得那邊很可怕。

    如果你固定看診的醫生連讓你帶去閒晃請他幫忙餵食零食都不肯,我建議你可以換一間了,這個醫生沒有愛(握拳大喊)。

    要定期來回報你家妹子的狀況喔,我們一起來證明土狗才是最棒的(雖然自己說起來很心虛)。

    控制狂 於 2018/02/01 13:34 回覆

  • 剪剪
  • 我也養了隻跟板主馬路很像的土狗,搞過大大小小的包,活吞5根縫線針害我大哭想撞牆,跑診所跑到醫生一看到我就苦笑.....我用冷漠對待處罰他,結果換來他不安的防衛攻擊QQ,花錢找過到府訓練師看過很多教養書跟影片,才有些許進步~~不時看著雙手新舊傷心中感嘆為什麼別人家的狗狗這麼好教又聽話呢??
  •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最害怕聽到的就是「沒有有問題的狗只有有問題的飼主」這一類的話,但是隨著經驗值累積,我個人覺得真正的結論應該是「沒有有問題的狗只有有問題的長輩」,我不知道別人家是怎樣,但我在教育馬路的過程中最大的兩顆絆腳石就是我爸媽,他們永遠會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偷餵,高興的時候溺愛玩弄,不高興或累的時候就撒手不管,甚麼動物行為他們根本不管,很可怕。

    冷漠對待處罰時間不能太長喔,大約一分鐘到五分鐘之間,而且最好可以讓狗狗明確知道他受罰的原因。如果時間並不長卻還是造成狗狗的不安,我想有可能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受罰的原因是甚麼。以前我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後來諮詢了獸醫同學,才知道對狗來說同一個瞬間他可能接收到很多資訊,而他不知道他因為哪一個資訊受罰,好比說馬路亂咬拖鞋,我叫他去罰站,可是其實對他來說,在他亂咬拖鞋的瞬間發生了1.窗外有隻鳥飛過去。2.媽媽在房間講電話(我是姐姐><)。3.姊姊把電視關掉。4.爸爸打線上麻將放槍大叫了一聲。5.他正在咬拖鞋。

    結果這時候我叫他去罰站,他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這就像我們小時候如果莫名其妙被媽媽毆打卻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越來越不安,因為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因為甚麼原因被打。

    後來我採取兩種做法,首先加強「正加強」,我是使用寵物店買的響板做服從訓練,你可以估狗一下這個部分,因為就像不知道為什麼受罰一樣,他也有可能會不知道為什麼被稱讚(做對事情的瞬間也是同時接收到很多資訊),使用響板可以讓他明確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稱讚。每天做正加強訓練可以增加狗狗和飼主的連結以及信任感,對狗狗來說這更像遊戲與互動。

    第二件事情是在他做錯事情的時候明確的讓他知道,好比他亂咬拖鞋,我就會先要求他把拖鞋放下(透過前面的響板訓練增加服從性之後比較容易做到),然後拿著拖鞋和拖鞋的殘渣鄭重地跟他說,然後會戳他額頭(我不打狗,但我覺得戳額頭是我們彼此的默契,他就知道我在罵他,你也可以發明一個動作),等他垂耳沮喪明確知道自己挨罵的理由後,我才會讓他去罰站,罰站過程雖然不理他,但是不會超過五分鐘。以上給你參考一下喔。

    我覺得找訓練師真的不如找訓練資訊自己來,訓練師雖然可以把狗教好,可是狗是社會觀念很重的動物,對來說他尊敬的是訓練師本人而不是訓練這個系統,如果不能在他心裡建立飼主在家裡的地位比他高這件事情,訓練師走了之後他可能又故態復萌啦XD

    不要感嘆,土狗最可愛了(哽咽),我們一起加油。

    控制狂 於 2018/02/02 08:36 回覆

  • fangwoman
  • 我家小土狗是隻很慢熟的狗(抖)。

    通常會贏得她喜歡的陌生人通常是1.她主動靠近聞 2.別人沒什麼大動作站著或坐著不動 3.別人放食物在地上她自己去撿來吃 4.放食物在手上她願意過去吃 要做完這四個步驟她才會勉強願意被摸兩下不翻臉,而且也是有限制的,只能摸她願意被摸的地方。我死乞白賴找了好多朋友來扮演這種正常世界根本不可能出現的超有耐心陌生人,才換得她現在不會在路邊對路人雞雞叫的平和,可是她靠北矜持的絕對不能硬來,如果對方筆直走過來就把食物督到她臉前,她絕對不賞臉還會翻臉,可是依照她的慢熟程度,通常那四個步驟做完大概要接近半小時,我想沒有醫生閒到願意做這個(哭)。

    「沒有有問題的狗,只有有問題的長輩」真是讓我大哭!我對我家小土狗也都不打不罵,做錯就用冷處理方式,經常從房間走去上廁所我就要走五分鐘(因為她一路撲跳咬腳,一咬我就木頭人不動),但長輩才不肯配合這種方法,以至於她現在整個學歪,她只有覺得我不能咬,但看到其他人還是又叫又跳,有沒有如何訓練長輩的書可以買阿阿阿阿
  • 我覺得他如果出現撲咬這種類似攻擊的遊戲行為,單純變成木頭人可能不夠,你可能需要建立一個懲罰機制,就像我說的我家有一個罰站的位置這樣。長輩沒有辦法教,只有先從自己做起,當他們發現狗對你的態度和對他們的態度差很多的時候就會開始起疑,這時候你萬萬不能臭跩的說「看吧我早就說過了你們就是不聽」,畢竟身為長輩如果不會惱羞成怒的話也太可疑了。通常我會用引導、稱讚的方式說「其實馬路最喜歡妳了,但是你沒有用狗可以理解的方式跟他互動,他會誤以為妳喜歡他咬你啊,這樣萬一他也用這種方式咬哥哥的小孩怎麼辦」,重點一就是強調狗很愛她,重點二就是不好好教狗的話心愛的孫子可能受傷。諸如此類,有賴妳去找出妳家長被的弱點(?)了。

    我家長輩還有一個厲害的招式就是大抱怨說「為什麼我要一直配合這隻狗,為什麼他不能像別人的狗一樣隨便養隨便乖,煩死我了為什麼那麼命苦要被一隻狗虐待」,這時候就要忍住心中的一把火很誠懇的說「因為狗比較笨啊,妳是高等人類啊,妳想想看如果沒有妳的話這隻狗早就流落街頭餓死病死了,他就是因為是這種狗所以才更需要妳啊,世界上那麼多人他就只跟妳有緣所以才跟妳回家啊,世界上那麼多人他就是最愛妳所以才死賴著妳啊,其實訓練他也不花妳甚麼時間精神,妳就想想他多愛你稍微忍耐一下努力一下」之類的,迷湯沒有人不愛喝,就看施主你能做到甚麼程度了。

    聽起來你家狗狗對人類的信任度很低,但是我覺得你不要預設立場,能做的還是盡量做。以前馬路連我家大門都不太敢出去,路邊摩托車騎士打開坐墊箱子的聲音都能讓他嚇到彈起來狂奔回家。我後來就是每天帶他出門,從門口開始,不勉強的狀態下每天走慢慢增加散步的路線長度,一開始都走幽靜小巷,等他習慣外出後才開始回程時稍微去大馬路看看。一開始真的只是去看看,我會帶他到一個很大的十字路口,站在斑馬線旁邊的騎樓讓他坐下等我(坐下和等待都是在家裡已經訓練過的口令),然後就真的坐在那邊至少十幾分鐘,這段過程我就是陪他一起看路人、看車、看吹哨子的警察杯杯、狂奔的上班族和學生、其他人帶出來遛的狗,一開始他會有點緊張,但是因為我前面已經花很長時間做了很多事情(在家裡每天服從訓練、小巷子散步等等,增加他跟家人的信任感),他知道如果有甚麼狀況我會擋在前面(死道友不死貧道這樣),所以他會乖乖陪我(他覺得他在陪我看車啦),大概連續看了快三個星期,他就再也不怕車子了。(這其實是一種減敏,你也可以估狗減敏,其實很多東西都可以靠這種方式讓他習慣,但是記得一定要慢慢來喔,一開始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媽也嗤之以鼻,但是當他發現效果這麼好的時候他就漸漸也會聽我的建議加入訓練馬路的行列,所以要訓練長輩要先從狗身上看得出成果開始)

    你家狗狗聽起來年紀還小還大有可為,我相信她一定很聰明才會東怕西怕,不要放棄啊。(長輩更不能放棄)

    控制狂 於 2018/02/03 23:00 回覆

  • fangwoman
  • 黑土狗都走這種路線的嗎(抖)

    我家的一開始也是步出大門就狂哭,哭到野貓圍觀,哭到附近人家放養的狗都過來關切(你有看過白雪公主的卡通片吧!就是那種一引亢高歌,什麼動物都會迅速圍攏過來的超現實景象),然後她嚇得破膽,人類也幾乎崩潰。但總之在繁複的減敏法之後,終於可以出門,如果當天風和日麗歌舞昇平,她可以主動穿過防火巷(徒手搶死老鼠吧,人類突破極限了)到隔壁巷子然後再繞一圈回家,但如果那天外面發生什麼危險(屁啦!不過就是隔壁鄰居在煮飯,鍋鏟敲了一下鍋子)她就沿路哭嚎宛如有鬼在後面追般的狂哭回家。

    你家長輩跟我家長輩是曾經一起偷偷開過祕密會議嗎!怎麼講的話都一模模一樣樣阿!(崩潰)

    上週我開始訓練她在廁所便溺(之前她還小,不大可能憋,所以房間和客廳也有放尿盤),只要在廁所尿尿,我就會發出宛如她發明了火箭般誇張的誇獎聲加給零食,一天下來以後,她彷彿有搞清楚狀況,不只會去定點便溺,還會把一泡尿分成三泡騙零食。但說也奇怪,有天她彷彿記憶被洗白般完全忘記這回事了,又開始回去房間和客廳便溺,我引導她去廁所,她從踏進門那一刻開始開啟瘋狗模式,莫名又叫又跳,搞半天我才發現,因為她有時會尾隨著我娘去廁所,你知道有一種餓叫媽媽覺得你餓,我媽就覺得她在那裏吵一定是很餓,就隨手把我準備在那裏要獎勵她便溺的小零食都拿給她吃,然後妳也可以想像,就是我崩潰唸了我娘一頓,然後我娘就加倍奉還唸了我一天!

    附上我家屁孩照片一張
    http://t.cn/R80IWUN
    我知道妳懂的!她的毛有多黑,我的臉就有多黑~~~




  • 你有聽過一首歌嗎?「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der ~ 喔窩 ~ 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der~」這樣你明白了?而且看閣下這麼堅忍不拔端莊嫻淑,就知道貴媽媽一定跟我媽媽一樣是家中的太陽,大家都要繞著她轉,是那種高貴中帶著任性、華麗裡有些自我的太太,像這樣的女性情緒就像美麗的阿里山一樣,高興的時候把狗寵壞(反正壞掉的狗你會負責收尾教好),不高興的時候就抱怨為什麼她要配合狗她為什麼要過得那麼委屈(反正你會把讓她委屈的狗帶離開然後教好)。

    所以聽我的準沒錯,你要盡情的洗腦她讓她跟狗產生更多連結,要胸懷大志讓狗全世界最愛她,然後近乎情緒勒索地讓她忍不住享受雖然要配合狗但也被狗深愛的滿足感。不要小裡小氣地希望狗只屬於自己狗只愛自己,狗不會因為愛了你媽就不愛你,但是狗愛你媽的好處遠勝過只愛你,這是我血淚交織的秘訣!

    當然,貴媽媽愛狗的方式可想而知百分之兩萬是、錯、的,我們不能貪心,又要媽媽愛狗又要媽媽會教狗,媽媽還不夠愛狗的時候她是甚麼都聽不進去的,她會覺得你講那麼多屁話好煩她小時候養狗都馬吃噴還綁在門口也沒怎樣,我們要一步一步來,苦差事你都先做,散步洗澡行為訓練服從訓練減敏訓練你都做,然後只要狗狗一有進步你就要趁貴媽媽心情好聊天時「不小心」鉅細靡遺的報告你做了甚麼並且得到甚麼效果,而且不管你說了甚麼最後一定要加一句「不過好像我不管做多少事情,狗狗還是最喜歡妳,緣分這種東西真的很妙。」這時候貴媽媽應該會說「放屁」「哪有」「會嗎」之類質疑的話,但是你萬萬不能沮喪,你就是要時不時把這些「狗狗最愛她」的種子埋在她心中,有一天種子會發芽,貴媽媽只是嘴硬心軟,世界上只要有母性的媽媽都無法拒絕一隻深愛自己的狗,尤其她會慢慢發現世界上只有這隻深愛自己的狗會無時無刻陪著她,永遠不離開她,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且還會衝過來卑躬屈膝的撒嬌,比自己肚子裡蹦出來那幾隻小混蛋還討人憐愛,這時候,我們才算成功一半。

    等貴媽媽領略到愛狗與被狗愛的樂趣,並且漸漸的把狗的地位提昇到比兒女老公還高的時候,就可以軟性要求她加入訓練狗狗的行列。我一開始給我媽的作業是每天睡前拿十顆乾乾和馬路玩服從遊戲,就是好比坐下吃一顆,趴下吃一顆,握手吃一顆,give me 5 吃一顆,等待吃一顆(當然以上這些特技你都要自己先訓練好)(媽媽驚覺馬路會這麼多特技的時候簡直玩到樂此不疲)。你可以針對貴媽媽和貴小犬的需求讓他們互動。

    但是在此之前你真的會花好幾倍的時間處理你家狗,可能像廁所便溺依樣你教好了會被貴媽媽毀了你只好重教,但是我建議你做任何訓練前都要先跟貴媽媽說好,不然其實她應該也不理解你為什麼在廁所放零食,自然而然會覺得是要給狗吃的。我的意思是說,你要跟貴媽媽說,訓練這種粗活我來就好,但是訓練好之後要麻煩她照著規定行事,但是要說的婉轉一點,慘烈的後果一定要跟她扯上關係,好比說廁所便溺之事,如果你跟她說「她會到處亂尿」貴媽媽一定覺得那你就去擦啊關我甚麼事!但如果你是跟她說「萬一她尿在妳房間/你床上怎麼辦」,貴媽媽就會比較驚恐而聽取你的建議了。如果她又開大絕說為什麼我要配合這隻狗,你就用我上一篇留言的灌迷湯大法,總之跟長輩搏鬥絕對不能來硬的,不能嫌棄他們,不能一副無所不知要求他們的樣子,我們只是長工,對老爺太太的要求只有一個,就是訓練好之後不要破壞,以上。

    我看了照片,有一張她撕毀床單(我當下對你好同情)。她真的長得很可愛,然後我建議你可以買一種把乾乾放在裡面的球,有個開口(可以調整鬆緊控制乾乾滾出的難易度),狗狗要努力想辦法滾動球才能吃到乾乾,因為這種玩具非常消耗體力,馬路兩歲以前每天的早餐我會留一半放到這種球裡面,這樣我們出門上班後他會花大概一個小時去玩那個球,沒有空去咬沙發咬拖鞋咬床單,然後吃完那個球後他就累了會睡到我們下班。

    那個球真的是世界的救星,但是一開始玩的時候你要人在旁邊,觀察她對球的接受度,我一開始調超難掉出乾乾,結果馬路惱羞成怒大抓狂反而很可怕(通常這種球會分尺寸和材質,土狗一定要買硬的不然一下就被咬稀爛),初期你陪著她玩那球的時候可以調整得簡單一點,滾一下就一顆乾乾出來,讓她堅信「這玩意兒一定會給我乾乾」之後,再調整稍微難一點,你再自己拿捏。(這球唯一缺點就是狗會變聰明)

    如果你家有可以跑的空間(我家有一條大概五公尺的走廊),也可以買一些拋接的玩具,我之前住家裡的時候會每天固定時間(約晚上七點半)跟他玩我丟你撿,有時候會玩我藏你找,也可以透過遊戲做服從訓練,因為這種遊戲極度需要專注所以也很消耗體力(彼此的體力),可以讓你跟她晚上都好睡。如果你體力夠的話也可以跟她在家裡跑,我會跑一跑忽然停下來,並且要求馬路在我停下的時候也要停下,大約跑個五趟我們就都累了。

    關鍵要盡量消耗她的體力,不然你可能要先存一筆錢買接下來無止盡被咬壞的家具(還有家長每天都要威脅把她送走的壓力)。

    加油!沒事的!明天會更好!黑狗萬歲!(嘴唇顫抖)

    控制狂 於 2018/02/04 15: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