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摘要:金沙園、馮業、曼尼干島。

在亞庇的最後一天,我們的行程很簡單,白天去曼奴干島玩水浮潛,晚上再去吃一次大茄來!臨別前一定要和我們心愛的奶油蝦再溫存一次,留下最美好的回憶!(奶油蝦表示:把我吃掉就是你最美好的回憶嗎?)

雖然前一天號稱鐵腿控的我真的鐵腿了,但是因為洗過舒服的熱水澡後又抹了XX油又抬腿了一個小時,因此隔天早上我的鐵腿竟然神奇地不藥而癒,腿兒變得亮晶晶新簇簇(雖然沒有變纖細)一點都不酸了呢,看來這一天又可以盡情地做一尾海中蛟龍了(在原地手刀小跳步)。

說到熱水澡就要提一下從沙比島回來洗澡的慘痛經驗。因為我個人平常就不是甚麼言行秀雅的大家閨秀(羞),所以到了海邊更是徹底解放我的野性,在海上漂流或是跟威爾森聊天都是小case(想知道威爾森是誰請參考這篇),我最愛的就是躺在浪可以打到的沙灘上享受潮水淹過我身體又離開我身體的感覺(為什麼忽然好像在開黃腔),但是海浪實在太調皮了(請讓我叫他一聲小淘氣),他離開的時候沒有把他帶來的沙子也帶走,所以沙子就全部留在我的頭皮和我的泳衣裡面了。

沙比島其實有設備不錯的室外淋浴區和室內更衣區,洗手間也有很多間,但是我個人泳衣裡面的沙子實在太多了,而且我也做不到在室外淋浴區大喇喇地拉開衣物把沙子沖乾淨(更衣間裡沒有水),雖然我後來在曼奴干島有看到一群旅客光天化日拉開胸口跟泳褲沖洗,男女老少有志一同,雖然他們技巧很好甚麼都沒讓別人看到,但是也就差那麼一點點了,我沒有勇氣效法他們,因此只是簡單把衣服沖洗乾淨並且擦乾後就套上原來的衣物離開沙比島。

泳衣的材質乾得很快,加上我們離開沙比島後又到水上清真寺朝聖,接著走了兩個多小時的路回飯店,一直走動所以並未覺得冷,只是回飯店要洗頭時就悲劇了,當我的手插進頭皮有一種人還在沙比島的感覺,整個頭皮密密麻麻佈滿了沙比島的粗砂,幸好並沒有貝殼,不然我應該會哭出來。頭皮上的沙子加上泳衣裡的沙子,我很慚愧地把飯店的淋浴間裝潢成了我私人的沙灘,在很驚恐的狀態下我拼命地想把頭洗乾淨,卻發現我從台灣帶來的洗髮精不夠力,搓了半天還是沒有泡泡。

這時候我的腿又超酸,最後我只好蹲在地上洗頭(這一幕也太慘了),但是洗了半天還是洗不乾淨。這時我一抬頭看到飯店提供那一大盒號稱可以洗頭洗澡洗臉的清潔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擠了一些出來洗我的私人沙灘頭皮。沒想到這清潔劑超強力,瞬間起泡而且把我的頭皮頭髮都洗得清潔溜溜,就好像剛出生時那樣清爽(剛出生時你是光頭好嗎),太偉大了,我這才明白連牙膏都不提供的飯店為什麼會提供沐浴乳!(太展開了)

好了,總之這天早上我們清爽又愉快又雙腿強健地起床了,不過因為前一天實在太累了,所以這天我賴床了半個小時,出發時間也比前一天晚了一個小時。出發前我們回頭看了看被我們合力摧毀的房間,亂得跟小偷進來過一樣,而且垃圾桶裡還有我們前一天吃完的葡萄皮,我們的房間又沒有窗戶,如果不清理的話實在太噁心了,因此我們出門前就掛上了清潔牌,將這一切交給飯店的專業人士處理了!(事後證明專業人士果然是專業人士,不但廁所刷過床單換過垃圾倒過,整個房間像沒住過人,連我從行李裡面挖出來亂丟在床上的東西也幫我整整齊齊排放在小椅子上,太強了,好想把專業人士帶回台灣幫我整理房間!)

雖然晚了一個小時出發,但早餐還是要吃,中餐還是要買。我們商量了一會兒,想不出其他的玩意兒,還是決定買馮業的三明治當午餐,至於早餐一樣吃生肉麵,不過換了另外一家店金沙園,據說也是網路推薦名店呢(擦口水)。

雖然時間還早,但是金沙園裡已經坐滿了人,果然大家都很重視早餐啊。幫忙的妹妹看起來不是華人,而且眉頭深鎖,恐怕是一大早就忙得像陀螺太累了。

我們同樣點了生肉麵的乾麵。我必須說撈麵吃起來差不多,但是我比較喜歡金興利的湯。金沙園的湯裡料比較少,但是必須說生肉比較厚,大概是金興利的兩倍,所以吃起來也不會不飽,但是金沙園的湯比較鹹,除了豬肉之外的料也比較少,雖然比金興利多了一些青菜看起來賣相比較好,但是可能因為我口味比較清淡所以還是投金興利一票(舉牌)。

因為聽說豆腐也是亞庇的知名菜色之一,所以在離開的最後一天就點一份嘗鮮,菜名曰鑲豆腐。豆腐上來時腦門上頂著一片看起來像炸豬皮的東西,我們沒吃所以不確定。至於豆腐本身就是一塊油豆腐泡在湯汁裡,中間挖了個小洞放進一點絞肉。簡單來說我覺得就是豆腐,可能台灣的豆腐料理種類繁多,我們吃習慣了各式各樣的豆腐料理,因此就覺得這道鑲豆腐過於老實了。而且撈麵的味道很濃,因此再吃這道豆腐也會有一種過於清淡的感覺。不會覺得難吃,但也並不特別。

吃完早餐我們又悠哉地晃到馮業買午餐,因為前一天買了胖覺得沒有白吐司好吃,所以今天買了兩份白吐司外帶。但是我們實在很想吃吃看馮業的烤土司(我們前幾次吃烤土司都在富源),因此不顧剛剛吃完生肉麵的飽足(嘴饞讓人的胃無限延展了),硬是點了一份烤土司現場喀掉了。

不意外的,馮業的烤土司也是醬料給得很大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比較喜歡富源的烤土司。可能是初戀情節(第一口總是最美好?),也可能是我覺得過多的醬料並不會加分,反而讓吐司與醬料的比例偏差了而有點太濕的感覺吧。

我們當時還不知道,我們過度悠哉吃早餐買午餐這件事情即將讓我們面臨一個很大的危機。

當我們走到碼頭的時候已經超過十點了,確切時間不太記得,但總之購票處的人潮洶湧,嚇了我們一跳,只能推測因為這天是星期五吧(還好這次行程沒有排到周末,因此其他景點都沒有遇到瘋狂人潮。)我們走向前一天購票的窗口(熟門熟路熟人嘛),前一天賣票的大叔不在,但是賣票的也是熟人,是前一天在沙比島帶我們回本島的帥氣小哥。

小哥看到我們就說整天的船票都賣完了,我和樟腦丸一聽倒退三步,不是吧?整天的船票都賣完了?小哥語帶同情地說:「妳們昨天是不是也有來過?怎麼沒有先把今天的船票買好?我們的船票是可以預售啊。通常我們每天十點半以前票就會賣完了。」真是一語驚醒我夢中人,領ㄘㄟ領ㄘㄟ領領ㄘㄟ~(這個梗到底要用幾年)。

我和樟腦丸目瞪口呆面面相覷(我當下的心情非常複雜,因為我們泳衣都穿好了,而且其他想去的地方都去過了,如果這一天不能去海島那我們還能幹神馬呀!),半晌後小哥說你們去別的船公司試試看吧。我好想搖晃小哥的肩膀說我就是要搭你家的船我就是要搭你家的船(進入不甘心分手模式),但是時勢比人強,小哥沒船了,難道還能叫他生一艘出來嗎?

我們又到其他售票口問了一下,船票價錢倒是都一致,但是救生衣和呼吸面罩卻貴了一倍,甚至還有一家船公司規定一次要租全套,所以貴了三倍!經過沙比島的經驗我根本沒打算租呼吸面罩,所以完全不想付租全套設備的三倍價錢,而且我們當時現金也剩不多了,必須省吃儉用才行,因此打了退堂鼓,我內心甚至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這曼奴干島是去不了了,雖然不至於淚如泉湧,但心裡也感到非常寂寞,難道接下來這一整天的時間都要在飯店睡覺嗎?

這時候距離我們到碼頭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我們無助地站在購票大廳仰望時鐘,心中揣揣難下決定。這時帥氣小哥忽然衝過來問我們:「你們買票了嗎?」我們淒楚地搖搖頭,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小哥您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們都要噴哭了。

這時小哥很興奮地對我們招手:「有船了!」我們也很興奮地走到櫃檯繳錢畫押(誤),付了一個人含稅三十塊錢的船費,這時小哥問我們要不要租設備,我們說要租兩件救生衣一個呼吸面罩,小哥說每一樣十塊錢。身為錢嫂的我們臉都變了,昨天才五塊,今天要十塊,難道周末加價嗎?(嘶喊)小哥說:「一直都是十塊錢啊!這是公定價,你們去別家應該也是這個價錢喔,島上租會更貴~」

這時樟腦丸馬上從皮包裡掏出前一天的收據(這招太讚了以後我要學下來,這已經是前一天的收據第二次救了我們,第一次是在大茄來吃奶油蝦,要不是有前一天的收據我們也會多花錢!),我用顫抖的手指給小哥看,上面清清楚楚寫著租兩套救生衣和呼吸面罩共二十塊馬幣。

小哥皺著眉頭說因為前一天售票的大叔是老闆本人(老闆!竟然是老闆!),所以他想租我們多少錢就多少錢,但是一般來說設備租金是一樣十塊錢。我和樟腦丸面面相覷,根據我們問到的結果的確每個船公司租設備都是單樣十塊錢,我們前一天算是運氣好老闆沙比斯我們,但小哥看起來只是員工我們實在不好意思逼他,雖然我心裡真的很想說「還是你叫你們老闆出來」(被打)。

沒想到就在這個模們特,小哥很阿莎力地在收據上寫了十五塊馬幣的設備費。我們又驚又喜,小哥你這樣好嗎不會被老闆罵嗎(但是飛快的把收據收起來是怎樣),小哥淡淡地說:「沒關係啦,他都給你們五塊了。」這時我心裡靈光一閃,小哥該不會是小老闆吧?那前面還這樣嚇我們真是太壞了(我要給你小拳頭喔!)不論如何我們真的運氣超級好,不但整個行程天氣超好,原本沒船又忽然有船了,雖然兩個島分兩天所以多花了一倍的船票錢,但是租設備比較便宜也不無小補啊,一定是出發前有去跟媽祖娘娘報告所以她有幫我跟亞庇的老天爺打招呼(但是亞庇的老天爺你也太熱情了差點沒把我烤焦啊)。

繳完錢後小哥要我們在旁邊等到十一點半,原來是後來詢問的客人又湊滿一船了,他們請另外一位只有一艘船的老闆娘幫忙(拆帳吧)接送我們,但是因此我們從曼尼干島回程的船班必須等到晚上五點。我們晚上本來就沒特別的行程,只要能回來幾點都沒關係!只是在等待過程中我發現樟腦丸的呼吸面罩怪怪的,有了前一天的經驗我們不敢再冒險,馬上跑去跟小哥換了一個新的呼吸面罩。這時老闆大叔已經回來了,看到我拿呼吸面罩瞬間臉變很臭,對不起了大叔,你設備租我們很便宜我們還囉哩八唆的,但是那個面罩真的有問題啊(龜縮)。

曼尼干島上竟然有這種造景,太有趣了。就讓結不了婚的宅女在這裡假裝一下浪漫吧。

歷經千辛萬苦和無窮等待,我們總算來到曼尼干島。出發前小哥告訴我們上島後可以找他們公司的工作人員,但是這裡的工作人員不會說華文,也不負責看守行李,只是有問題時可以詢問他,若是我們堅持要有人看行李,也可以和工作人員商量付錢請他幫忙。我不確定是因為這間船公司的主打不是曼尼干島所以沒有辦法像沙比島那樣有駐島人員,還是因為我們所搭的船是外包船所以他們沒有提供服務,不過因為我們重要的東西都已經隨身攜帶,行李裡面只有毛巾衣服和午餐,因此對於沒有人看行李這件事情也就不甚在意了。

遊艇出發後先到馬穆迪島放了幾個人,之後才到曼奴干島。傳說中馬穆迪島沙細而白水清而透,非常適合只想玩沙玩水的旅客。但是我看到馬穆迪島時我真是心頭一驚,因為沙灘上的景象和福隆海水浴場也沒差多少,人山人海,還有無數孩童尖叫追逐奔跑,擁擠程度大概只適合鋪張墊子躺在那邊曬太陽吧。但是因為我只有在碼頭遊艇上驚鴻一瞥,所以不確定馬穆迪島是否有其他神秘沙灘人少又好玩,畢竟我看到的只是碼頭旁邊一景。但就我所看到的部份,我想馬穆迪島會是帶小朋友出遊比較安全又比較適合小孩的島嶼。

遊艇到了曼奴干島也已經十二點了,太陽正熾,但是碼頭兩邊的海水令我們有些失望,因為看起來非常淺也非常混濁,沙灘上人不少,天幸並不如馬穆迪,該說看過馬穆迪島的盛況後曼尼干島沙灘上的人還在可容許範圍內。

碼頭旁邊的海面上漂浮著大量這種玩意兒,看起來是大型落葉落海後的慘狀,工作人員非常辛苦地一路撿拾,但是這些玩意兒畢竟撿不完。我們運氣不錯沒有看到其他垃圾,這雖然看起來也有點髒但畢竟只是落葉,我看網路上有人看到人工垃圾甚至尿布甚麼,據說是海島區有一三不管地帶的菲律賓水上村,那裏的居民會把垃圾直接丟到海裡,因此隨著潮汐有時候垃圾就會飄到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這幾個海島的沙灘邊嚇人。

在這裡想提一下跟我們同遊艇的兩位年輕女生,聽口音是大陸人。這次旅行我們遇到不少大陸遊客,前往長鼻猴濕地同車兩位自助旅行的妹妹有點害羞又天真多話,但是非常有禮貌。長鼻猴濕地上可怕的大陸旅行團標準的陸客行為現在想起來還生氣。往曼尼干島時同船一對自助旅行的年輕夫妻客氣又有風度,男生還會替我和樟腦丸拉船靠岸以便我們上船。我必須說就和世界上其他各個國家一樣,大陸旅客有好有壞,而且因為語言可以溝通,有時遇到好相處的人的確比較容易親近。

而同樣同船的這兩位年輕女生就讓人不敢恭維了,看起來是家境不錯也算走過蠻多地方的樣子,一上船就高談闊論,搞不清楚她倆交情到底好不好,聽他們聊天既像在分享經驗,但仔細一聽又像在互相炫耀與攻擊,而且他們似乎以為所有的浮潛都是船行至海中央再把人丟下去在船附近晃一晃(大概是去過大堡礁吧)(而且是只去過大堡礁)(誤),因此大放厥詞說了許多令人覺得很天真的話,我忍不住笑了幾下(是我不好!),可能因此惹惱了她們,或是她們想證明自己很棒很勇敢很瞎趴,因此船行一半時她們就問船老大可不可以坐到船頭那尖尖的地方正對著船尾。一個坐過去了另外一個也不干示弱,兩個就這樣不穿救生衣坐在船頭一下晃過來一下晃過去。

我看得出來船老大很不爽,因為那兩個女生不穿救生衣,跟他說話的態度也很隨便,這世界上有一種人即使對你說話客氣也像在賞你,就是那樣的感覺。而且他們堅持不穿救生衣也讓我不解,命是他們自己的吧,我個人是一上船就把救生衣包緊了,雖然我會游泳但我畢竟沒有鰓,再說這裡是海上不是伸展台,醜一點沒關係(漢子魂又甦醒了)。但是那兩個女生就堅持不穿救生衣還交叉雙腿坐在船頭一副今日我最美的模樣,果然沒一會兒船老大就來了個急轉彎,海水潑了他們一身,我想這時大家的嘴角都彎了彎吧。

說到船老大愛頑皮這件事情,我們在前往沙比島的時候就有經驗,去程的遊艇非常刁鑽,左壓船右壓船,水不停地噴到我們臉上身上,我還沒上島全身就濕透了!去曼奴干島這位船老大比較老實,沒讓我們噴到太多水,但我想船頭那兩位應該濕透了吧(微笑)。這些遊艇的船老大都是當地人,是船公司聘僱的員工,但是他們駕船的技術都非常好,而且個性與在島上工作的人相比開朗許多,莫非這就是海上男兒的本色嗎?(誤)

繼續說兩位女孩兒的故事。上島後走上碼頭會先經過一個收上島費的小亭子,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的五個海島一天內只收一次上島費,也就是說如果你時間夠體力夠你一天要跑五個島也只要付十塊錢馬幣(具有大馬國籍者有折扣,因此我在這邊被收費員問是不是大馬人時我差點噴哭,可見我曬得多黑!),因此通常大家都會跳兩到三個島。但是像我們這樣一天只玩一個島,隔天就要再付一次上島費囉,但是相較於跟團一個人一天一百八十塊馬幣,我們玩兩天即使付兩次船票兩次上島費也還是超便宜啦!

總之當我們排隊要付錢時,原本走在我們後面那兩位女孩忽然竊竊私語起來,幹嘛都不走啊,幹嘛付錢啊,我們剛有買船票耶。然後他們就大喇喇地從排隊付上島費的人們旁邊走過去想要硬闖。收錢的青年看到她們這樣的行為非常著急,很客氣地叫住她們,用英文告訴他們要付一個人十塊錢,但是兩個女孩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我非常確定這兩個女孩聽得懂英文(因為她們跟船老大講話都用英文),但是她們這時候卻假裝聽不懂,只是一直用中文互相催眠「我們有買船票我們不付錢」,原本我跟樟腦丸已經要付錢入島了,但是因為她們一直不肯付錢導致我們和我們後面的人被卡住,我就用中文告訴她們「每個人入島都要付十塊錢上島費喔」。

但是她們一樣不付錢。我以為她們沒聽到,走上前又講了一次,她們還是不理我。我講到第三次的時候已經有點生氣了,但是她們還是不理我,也沒有向我解釋也沒有向我詢問,就是擺爛,死不付錢的樣子。這時收費的青年看到我用中文講她們還是堅持不付錢,就拿出一個大海報上面用斗大的中文寫著上島費用一人十塊馬幣。這時我已經失去耐心了,就大聲地對樟腦丸說:「她們不付錢,我們先付!幹嘛一群人通通被她們卡在這邊浪費時間?」然後就把二十塊交給收錢的青年,對他歉然的笑一笑就走了。

後面排隊的人潮也魚貫付錢入島,這時那兩個女生才心不乾情不願地掏錢出來。我沒有看後續,但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要把事情弄得這麼難看,人家收錢也是職責所在,你要是覺得你已經付過了,好好客氣地問清楚或解釋就可以了,有必要在那邊擺姿態對人家耍臭臉嗎?再說買船票時我記得很清楚船公司一再對我們強調三十塊只含稅不含入島費,是沒有帶耳朵出國嗎?出門在外還是謙虛客氣一點吧,不會有壞處的。

曼奴干島可以玩的海岸呈狹長狀,沿著岸邊每隔一兩公尺就有桌椅,和沙比島將所有的桌椅集中在同一處的景觀不同。這時我們才明白為什麼工作人員沒辦法幫我們看行李,因為大家都分散開了,他分身乏術啊。碼頭兩邊的沙灘沙色較黑海水較淺較混濁,因此我們走到較遠的一端,這裡的沙色白皙海水較深也較清澈,但是似乎已經超出安全範圍了,因此樟腦丸不太敢下水。

我們將行李擺在這片沙灘旁邊的桌子上,和一對洋人夫妻同桌。桌子可大,四個大人躺上去綽綽有餘,因此這對洋人夫妻一開此就躺在桌子上吹風曬太陽,我和樟腦丸則坐到沙灘上玩水曬太陽。

曼奴干島相較於沙比島,給我的感覺比較像度假的地方而不是浮潛的地方,比較像是休息的地方而不是激烈運動的地方。雖然網路上也有人說這裡的珊瑚很美魚很多,但就我看到的部分其實水不如沙比清澈,因為沙灘坡度大所以浪也比較大,我曾經一個人游出去再游回來大概花了半個多小時,但也頗覺吃力,因為回程時必須一直和偏移的潮水作戰,雖然手腳還不到痠軟的地步但也十分疲憊。

因此後來我也坐在這片沙灘上發呆了一會兒,其實安排亞庇行程我沒有花太多時間,但是幸運的是回想這四天會覺得這隨便亂排的行程頗適得其所,雖然同樣是海島,但是曼奴干的確比沙比島更適合放在最後一天,因為這裡的景致水色都更為寧靜宜人,很適合需要稍微收心的最後一天行程。


我們放行裡的桌椅旁正好是幾棵大樹,從樹下走下去就是美麗潔白的沙灘,雖然距離碼頭較遠,但卻是鬧中取靜(?)優雅宜人的地方。從這裡走到沐浴區也相對較近,不過中間有一小段樹多人少的地方又讓我們遇到了澤巨蜥,嚇得我們後來都繞道而行(因為當時以為是科莫多龍,腦中一直出現可怕的想像。)

這天樟腦丸不想下海,這是我獨自出海(?)時拍下的水底景色。我在曼奴干島沒有看到太多魚,應該是我游得不夠遠,近海處的浪潮太大所以魚也不過來了。我看網路上有許多遊記寫著他們會帶麵包下海吸引魚群,的確拍到許多被熱帶魚圍繞的美麗照片,可是我總記著人家是禁止餵魚的國家公園,不管是拿一塊麵包吸引魚來還是灑麵包塊吸引魚來,總是汙染了海水,因此我並沒有這樣做。這裡的海水之所以美麗是因為他非常天然純淨,我只希望他能一直保持這副模樣,能不能看到魚那是運氣,用麵包塊引來的運氣不是真的運氣(這結論歪了吧)。

本人身材不佳臉蛋醜陋,但這張照片的海水著實美麗,因此就商請卡通我們這一家的女主角(?)花媽來助陣,遮住不堪入目的我,留下美麗的海天一色!

休息了好一會兒,我們決定到遙遠的另外一邊探探路(真的很遙遠啊,走沙灘過去要二十分鐘吧)。這裡的水看得出來比較混濁也比較淺,浪也很大,我拚老命游出去,飄三秒鐘就被打回岸邊了~哈哈。不論如何還是要來一張漂浮照,感謝救生衣讓我漂得好沒壓力。遠方那是另外一個碼頭,比較小也比較短,不確定是不是專門給留宿島上小木屋的貴客們使用。

這裡也有不少親子同遊的畫面,相較於沙比島多半是外國觀光客,這裡的遊客有不少本地人或菲律賓人。因為這一側的海水較淺,因此小孩多半留在這邊,看到許多對父子父女牽手入海的畫面,非常溫馨。

隨著時間過去,太陽也越來越大囉,影子變得短短。

相較於我們擺放行李的沙灘,這一側的沙灘顏色較黑也較粗,可能也是因此顯得海水較混濁。略偏的太陽照射下,海水發出閃閃的金光。

這裡有不少當地婦女下水游泳,但是她們就連下水也包成這副模樣。穿著暴露(?)泳衣的我可能真的曬得太黑完全跟當地人長得一樣,所以在沙灘上行走時經常接收到異樣的眼光,可能他們覺得我身為當地婦女如此寡廉鮮恥露出全身一大半的肉吧,但說真的那種眼光令我非常不舒服,因為有幾個看起來不太正經的男人看我的眼神混合了不屑、打量和不良企圖。我是長得不漂亮身材也不好啦,但是可能他們以為穿成這樣就很隨便吧。當時超想踹他們子孫堂(呃......)

下午兩點半左右,我們累了,也餓了,午餐吃下去依舊沒有飽足感,所以我們就跑去福利社(?)買了這三樣東西。觀光勝地嘛,不當一下肥羊太可惜了(誤),這一包量超少的洋芋片和百事可樂和水果汁要十塊馬幣,好貴。但是很好吃(因為餓了吧)。

和我們同桌的洋人夫妻這時已經換上泳裝下水了,我和樟腦丸則吃了東西昏昏欲睡。這裡的天氣非常舒服,海風吹來,浪聲拍岸,太陽不會過艷,躺在桌上看著樹梢的縫隙,非常容易就令人昏昏欲睡。我把大毛巾蓋在腿上身上,把行李枕在頭下,沒一會兒就睡得不醒人事。

這一刻,沒甚麼好煩惱,也沒甚麼好擔心。海的低喃,人聲鼎沸,鳥語樹動,白雲漂浮的聲音,全都成了背景音樂。超好睡(誤)。

睡醒之後,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看看時間,近四點,眼看是不會再下水了,因此我們決定梳洗一番接著就發呆等船來(超幸福的啊)。行經住宿區,一棵樹撐開了水泥牆,給我一種奇妙的感動。

豪華留宿小木屋區,錢比較多的朋友想要享受海島時光可以留宿這裡,觀賞日出日落,我想晚上這裡的滿天星斗一定也很讚(嫉妒)。

換好衣服後我們又在沙灘散步了一圈,有看到如此寧靜祥和的美景與美女。

有看到如此悠哉優雅的美景與美女。

當然放得很開的美女也很多。薄紗再次出現,因為看多了也就不那麼意外了。

這張我決定取名父與子(希望不會被告),這是由真實照片轉為黑白後再套用版畫風格,因為我太喜歡這對父子的動作了,雖然因此失去了海水美麗的顏色。

即將離開前忽然看到兩個女生駕駛獨木舟出發,不知道要去哪裡。可以看到獨木舟旁邊就是浮標球圍出來的安全海域範圍,相較於沙比島真的小很多。

回程的碼頭前。因為正常的船班最後一班是四點鐘,五點鐘的船班都是加開船,因此這時留在島上的人已經不多了,除了要留宿島上的人外,其他都是等加開船的旅客。曼奴干島的優閒氣息因此更濃厚了。

曼奴干島的下午沒有沙比島通透,但是別有一股風韻,那閃閃的海岸線搭配金銅色的沙岸,也是另種美麗。

看來是要留宿島上的兩位高大的年輕人,手裡拿著拖鞋肩上背著背包,這不是海灘必備一景嗎?

準備去搭船了,彷彿要歡送我們,海面忽然又亮了起來,陽光又熱了起來,木棧道繩索的投影好美,遠方的雲好美。

獨木舟在夕陽的倒影下好美。

而島上的小貓咪在草叢中靜待我們離去(小貓表示:觀光客好吵!)。

回程時我們提早十分鐘到達碼頭,因為下船時船老大特別交代過大家別忘了時間,我想加開一艘船恐怕就代表他要加班一小時吧,因此也不好意思讓他等。但是當全船的人都坐定時,那兩個入島時不願付十塊錢的女孩一直沒出現,大概遲了十分鐘左右,船老大看起來很無奈,但兩個女孩看起來理直氣壯,而且又不肯穿救生衣了。船老大這次還沒開船就提醒他們,請將救生衣穿上喔。兩個女生假裝沒聽到,又是美美的坐到船頭去了,手上抓著救生衣,算是給船老大面子?船老大也不堅持,雖然遲了十分鐘,但我們就要踏上回家的海路(?)了。

船剛開我就知道不對勁,船老大火了(笑)。遊艇在海面上像喝醉了一樣,一分鐘內轉好幾個方向,壓船也就算了,還急轉或時不時加速,船上的每個人都緊抓著身邊的欄杆,但是沒有人抗議,大家都知道船老大要對付誰(誤)。

坐在船頭那兩個女孩東倒西歪了一陣子之後,終於再也不能保持美美的姿勢坐著,而是緊緊抓著身邊的船桅,臉上的笑容也變形了。其中一個數度舉起手上的救生衣,看來是想要穿了,抱歉,船老大沒有時間停船讓妳穿救生衣了,妳就緊緊抓在手上吧,反正落海的時候就算只是抱著救生衣也浮得起來(誤)。

十幾分鐘後船靠本島碼頭,大家都懷著愉悅(?)的心情下船了。我坐在最後排最後一個下船,臨走前回頭對船老大說了謝謝,畢竟如果沒有他加班,我們這天就沒辦法到海島了。船老大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大聲地祝福我有個愉快的行程,我也很開心地跟他說我真的非常愉快。下船時將救生衣還給船公司的員工,碼頭的夕陽溫柔又美麗地照在我們肩膀上,因此我們決定,反正已經不趕時間了,就待在這裡等日落吧!

當然,又是下回待續囉!下回寫完我的沙巴遊記就結束了,好興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arl729
  • 最討厭那種中國遊客了,船大哥做的好!!!
  • 真的!其實在付入島費時我口氣後來已經有點不耐煩了,其實我本來也不知道要入島費,但是就算到現場才知道,同船的人告訴你要付錢,那還有甚麼可疑的?我想他們是不是以為他們佔了便宜買到包入島費的船票所以不想講吧XD

    控制狂 於 2013/11/03 23: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