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摘要:克里亞斯濕地(長鼻猴濕地看長鼻猴和螢火蟲)、大茄來。

這天吃完午餐後距離兩點還有點時間,我們就回房間梳洗一下,沒想到一點五十時櫃檯卻打電話來,原來開心旅行社的導遊提早來接我們了。我們匆忙下樓,看到一位年輕的小哥正叼著一支菸焦灼地在大廳外面踱步。小哥自稱小陳(是導遊來著),因為飯店巷子太小所以遊覽車進不來,他們先開普通房車來接我們過去遊覽車停靠處。上車之後我嚇了一跳,沒想到來接我們的竟然是老闆本人,看來這老闆沒甚麼架子啊。(或是旅行社人手很缺?XD)

遊覽車就是一般遊覽車,不是雙層巴士但是也還蠻嶄新舒適,只是我們在車上坐了好一會兒聊到嘴巴都乾了還沒開車,眼看已經兩點十分了。這時有一位穿窄裙的年輕小姐(你是色老頭嗎還注意人家穿啥)上車向我們表達歉意,原來我們這一團除了我們和另外一位阿姨之外,其他成員都是同一團的大陸旅行團,而我們之所以等這麼久是因為那一團吃午餐吃到現在還沒吃完所以趕不過來,而他們的理由是「因為同行有小孩所以吃得比較慢」。

旅行社的處理方式還不錯,他們表示因為不確定大陸團會吃到幾點,為了不耽誤我們三個搭船時間,他們問我們是否可以與另外一團一起出發。我們確認過另外一團也是「大船、華人導遊、附下午茶與晚餐」後就移步至旅行社等候。我們在旅行社又等了一會兒,不過因為我們有兩個人可以聊天,因此時間也過得特別快,服務小姐又很殷勤,一會兒遞茶一會兒拿鑰匙圈小禮物給我們(妳是色老頭無誤了),我挑半天挑不出喜歡的花樣時,她又很慷慨地說「不然妳兩個都拿吧」,讓阿巴桑的心瞬間暖暖地,等多久都無所謂了(也太好收買)。

兩點半左右車子來了,卻不是遊覽車,而是一台九人座休旅車,車上除了司機兼導遊已經有一對香港情侶和兩個年輕大陸女孩子,後來車子又彎去接了一位金髮的外國妞。

穿著粉紅色polo衫一臉嚴肅的同團外國妞。她顯然一句中文都聽不懂,因此導遊在兩小時車程中所說的每一段解說都要再用英文對她說一次。我總覺得外國妞的神情有點寂寞,尤其當我們用中文談笑時,再怎麼堅強的人也會感到強烈的疏離感吧。後來搭船時她本來一個人坐在我們旁邊桌子,也算是船頭的好位置,我一直想著要不要約她一起過來我們這桌,但考慮到我這桌還有檳城阿姨和樟腦丸,一再猶豫下,沒多久就發現她原本的位置被一大群大陸人占據,大聲喧嘩四處推擠,而外國妞杳無音訊,直到回程要搭車時她才又出現。

司機先生兼導遊先生是個親切的人,為了怕大家車程無聊,一路講解長鼻猴生態與上船後的注意事項。我們這次參加的團搭乘的是大船,事實上我完全不敢搭小船,因為出發前就查到河裡有鱷魚。當然如果要翻船不管船多大都有風險,鐵達尼號那麼大還不是翻了個亂七八糟,但是至少風險相對低啊,搭小船一定要穿救生衣,搭大船則不必,自此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吧。

請看!一顆一顆像橘子似的,彷彿生怕落水後人家沒看到人沒救到他。

我覺得有點抱歉是我真的想不起來當天開車帶我們過去濕地的導遊先生到底叫甚麼名字,因為我本人一聽到引擎聲就想睡覺的毛病在當下又犯了,人才剛上車,剛接到外國妞,我的神智就開始恍惚,只聽到導遊先生說兩個小時的車程中途會在一個類似紀念品區的地方放我們下去尿尿,到了碼頭也要尿,不論有沒有尿意都要尿,因為一上船就是五個小時,男生只要不怕醜倒還好解決,女孩子就真的沒地方解決了。

我睡了一會兒又醒來,原來已經接到外國妞了。導遊先生正在解說長鼻猴的生態,原來長鼻猴的作息是從下午五點開始,因為他們怕曬(默)。而且長鼻猴和一般吃水果蟲子或肉的猴子不同,他們的主食是一種特殊的帶毒樹葉,因為他們有兩個胃,一個主司消化一個主司排毒,因此可以以此為食。但是吃毒畢竟有後遺症,那就是公猴會24小時一柱擎天,因此長鼻猴的世界很情慾,每天不是吃喝拉撒就是做(討厭啦別說你不懂)(推),因此猴群裡只有一隻公猴,其他都是母猴和小猴。那其他公猴呢?被打出去啦,為了女人啥幹不出來?親如父子兄弟也不能共享女人。導遊先生表示若你看到落單又受傷的公猴,那就是被趕出來的可憐蟲囉。

接著我又睡著了,拜此特異功能所賜,兩個小時的車程於我只是一眨眼(噢不,應該說眨了兩下,因為中途放風尿尿時我有起床。)

上船囉,大船旁邊還綁著一條小船,我想這是救生艇吧(頭皮一麻)。我們搭的大船有兩層,人可以四處走動,團費裡的下午茶也在船上吃。小船就跟我們的救生艇一樣大,據說如果參加小船的旅行團,如果也有購買下午茶就要回碼頭吃。根據導遊先生的說法,大船不論如何都比小船安全,只要你不要發神經往河裡跳他都可以保證我們的安全(默)。關於河裡有鱷魚這一件事情,他也親口證實了,因為這裡是河水出海口,鹹淡水交界處,所以的確有鱷魚,但是只要我們不要往河裡跳,鱷魚就不成問題(很好,我是不可能跳下去的!)

別說我們危言聳聽!我真的拍到鱷魚了!其實我算是第一個發現的人吧(撥髮),本來想等他游近點再拍幾張特寫,畢竟這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野生的鱷魚。他看起來比想像中纖細,游泳的姿態也比想像中優雅,倒不若想像中醜惡。但這已經是我拍得最清楚的一張了(哪裡清楚),因為我們旁邊那群大陸旅行團(就是吃午餐大遲到的那一團)不停尖叫「鱷魚!鱷魚!鱷魚!鱷魚!」我真的很想轉過去對他們說一把年紀了不要這樣躁動好嗎,我們都知道那是鱷魚了。

還沒結束,忽然他們整團人都掏出相機,支支是大砲,款款是高級品,啪渣啪渣對著鱷魚就是一陣猛拍,大人小孩老人男女不分持續尖叫「鱷魚!鱷魚!鱷魚!」並且呼朋引伴揪爹媽叫孩子「XXX快來看鱷魚!」我忽然想起老片那句大家常用的對白「娘子快出來看上帝」,周星馳果然是鬼才,一句話道盡人間百態(從哪裡得到連結的)。

因為這持續高分貝且雜亂的尖叫聲(或許在尖叫聲中已經有人被踐踏死亡也不一定,但是不會有人發現的~),鱷魚先生翻了個白眼(我深信我看到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緩緩沉入水中,我幾乎可以聽到他一邊沉下去一邊說「X,督丟肖ㄟ~」。因此我也無緣得到他游到船身旁邊時較為清晰可愛(?)的照片,甚憾。

最可怕的是鱷魚先生沉入水中後大陸團還沒冷靜下來,持續尖叫著「鱷魚呢!?鱷魚呢!?沉下去了?哪裡!哪裡?」大概又三五分鐘,最後有一位自認為幽默的太太做了一個結論:「他一定是怕我們把他做成皮包啦!」然後整團人哄堂大笑。我和樟腦丸還有檳城阿姨沉默地面對這一切。也沒啥不妥,就只是覺得不好笑。

這是本次旅行遇到唯一一團和傳說中的陸客行跡類似的旅行團,雖然據說大陸十一長假因此到亞庇的大陸籍旅客也相對增加,但是其他遇到的大陸朋友幾乎都是自由行的旅客,不乏令人尊重喜愛的旅人,好比我們在海島時就遇到一對夫妻,丈夫替妻子將遊艇拉近碼頭好方便她上船,看到我們兩個女生跟在後面,就示意我們先上船,他替我們拉著,非常紳士。但是在溼地的這一團,真的令人搖頭啊,後面會再補充一些他們令我抓狂的點(誤)。

出發了,河面倒映著樹影,這裡也是紅樹林區,但是比淡水的紅樹林區大多了水也深多了,行船不成問題,雖然我們只是坐在船上看風景,但面對如此原始的樹林也有一種探險的感覺,很興奮。水面帶著濃綠,有些地方會變成紅棕,樟腦丸說在車上導遊先生說過這不是髒污,而是紅樹林區特有的現象,似乎是這裡的樹種會釋放一些色素,但其實水質是非常乾淨的。我一愣,這一段我完全沒聽到啊,樟腦丸悠悠地說:「可能你睡著了」,我很慚愧地回答:「不是可能,我一定是睡著了。」

 

來這裡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是看長鼻猴啦,本來我本人對他們的長相不甚欣賞,因為鼻子實在太大了不成比例啊(沉痛),但是後來發現那些大鼻子的都是公猴,母猴和小的鼻子都挺秀氣,只是可能他們知道我曾經說過他們長相的壞話,所以我拍照時都拍不到他們的正面,想要知道他們的廬山真面目就自己去估狗一下嘿。

雖然我不敢搭小船,但不諱言小船劃過水面的痕跡在夕陽下非常美麗。

小船因為體積小速度快,所以只要哪裡有猴子就會馬上聚集好幾艘小船,我們大船的船長非常輕鬆(我推測的),只要看到哪裡有小船聚集趕快靠過去就對了,樹上必有猴子!

當然小船也是有其優勢,可以快速到達有猴子的地方,還可以靠得比較近。我們這次去還算幸運(?)看到蠻多猴子,而且是風騷的猴子,一看到有人有船靠近就在樹上盪來盪去耍花招,從這棵樹跳到那棵樹又跳回來,聽說也有人去的時候沒看到幾隻,或是猴子們都在發呆,所以我們這一趟也算值回票價了(又是一個老派的說法)。

看猴子的時候隔壁大陸團又出了新招,不知道哪位團員隨身攜帶雷射筆,竟然直接拿雷射筆作弄長鼻猴,因此我們就看到一隻長鼻猴的臉上有一個藍色的點(他的雷射筆應該很大支因為距離蠻遠),長鼻猴驚慌失措一直以手撥臉,雖然旁邊的團員和其他旅客馬上大聲斥責,但是該位雷射人還是持續又用雷射筆直接照射長鼻猴好幾次,令人非常生氣。

天色漸晚,光線暗了下來,原本大片大片厚重的雲層開始出現變化,有一點像格子狀的鬆餅,又有一點像挖過的冰淇淋,雲層的灰和隱隱透出的天空的鮮藍對比於下方陰沉的水色和樹影更是妖豔。

另外一頭的天空還是維持原本的灰暗之色。分明是同一片天空,這一邊是亮藍,另一邊是紅灰,枯樹在如此襯底之下特別醒目。

隨著船隻向前,遠方漸漸出現粉紅色的晚霞。碎裂而露出越來越多天空的雲朵簇擁著晚霞,而這一切又倒映於水面,美極了。

沒有後製,只有調低了一點亮度。從來沒想過粉紅色可以用如此高雅的方式呈現。

一艘小船從我們船邊滑過,留下扇狀的水跡。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張照片。

霞色每一分鐘都不同,而不停穿梭的小船也成了一種風景。不確定每一個時段入河的船隻是否有管控,但數量著實不少,卻也不至於顯得擁擠。

又轉過了一個彎,粉紅色的天空灑了金粉,帶點橘色了。美景如畫,透亮的天際和沒入夜色的水面彼此幫襯,船頭劃開水面的波濤聲和兩岸蟲鳴鳥叫,唧唧如詩。

不解釋。不是因為我詞窮(欲蓋彌彰了你),而是因為畫面比文字更能傳達當下的情境。

船長先生們很有經驗,知道哪裡可以看到最美的晚霞,因此這裡停滿了大船小船,每一艘船都熄了火,安安靜靜地。這時候,我們人類,也只是風景裡其中一種動物而已。雲層很厚,所以看不到傳統的蛋黃夕陽,但是姿態多變的雲朵,折射了太陽光的七種色彩,反而成了旅行中最美的回憶之一。

顏色漸漸轉深,不再是粉嫩的粉紅色和橘金色,而是偏近橘紅色了。這個角度的夕照美透了,但是我沒有拍太多張,因為隔壁大陸團因為過度興奮到抓不住自己,開始大吼大叫搶角度,我們因為導遊安排幸運地坐在船頭,但好好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卻也差點被激動的大陸團員擠開,他們不習慣先跟你說一聲就整個壓到你身上,伸長了手把相機擋在你鏡頭前面也理所當然的模樣,後來船頭轉了,夕陽跑到船的右側,他們又一窩蜂地擠過去,大吼大叫「快把我的變焦鏡拿來」者有之,胡亂吼叫聽不懂的人也很多,我人太矮,無論怎麼拍都避不開成群晃動的人影與大砲(他們都好有錢啊),想想也就算了,有人說觀光客最可惜的就是只顧著拍照而忘記享受當下的氛圍,我既然拍了幾張,剩下的時間就好好享受當下的氛圍吧。

只要把大陸團員們關靜音,這一刻的確非常值得回味。樹多,清爽的風送來,樹梢擺動的聲音,水滑動的聲音,震懾人心的落日晚霞,拍翅趕著回巢的鳥影,果然是「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美景。(但是在孤狗這句話時發現有人說落霞其實是一種飛蛾而不是晚霞=口=)(我覺得當作是晚霞比較美啦!)(王勃要生氣了)

橘子們和晚霞相互輝映(誤)。

夕陽到地球另外一邊上班了,夜色統治大地。吃過了晚餐,所有的船隻都關上燈火,只留下彼此確認以免撞船的閃燈,因為這時候我們要看螢火蟲了。根據在車上睡著時斷斷續續聽到關於螢火蟲的資訊(其實我還聽到蠻多的嘛)(沾沾自喜),這裡的螢火蟲比較小隻,也不像台灣的螢火蟲是黃色的。本來我以為會看到眾多螢火蟲在河面飛翔的畫面,但是實際上螢火蟲們是攀在樹上不停閃爍,因此有螢火蟲的樹就像一棵巨大的聖誕樹,在黑暗中不停閃爍。

因為螢火蟲體積較小,所以即使熄滅所有的燈火,還是必須睜大眼睛才能看到(因為不是每一棵樹都有螢火蟲,據說若天候不佳或剛下過雨就幾乎看不到),在黑暗中,在螢火蟲一閃一滅中,我連自己舉起的手都看不到,卻反而有一種寧靜感,在城市裡總是覺得世界好小,早上起床如果天氣好就覺得不出去玩好可惜,如果天氣不好又抱怨下雨天上班會弄濕鞋子衣帽,太久沒有放空了,太久沒有不說話了,也太久沒有獨處了(黑暗中的沉默特別有沉澱的效果啊)。

當然,這一切必須建構在隔壁大陸團關靜音的狀態下。不易外地,他們又有花招了,除了每見到一棵掛滿螢火蟲的樹都要大吼尖叫之外,還有幾位特定團員一直不死心想拍下這美景。但是螢火蟲的光芒實在太微弱,於是他們就很天兵地開了閃光燈。所以在我們沉沁在一片幽思冥想之中時,必須努力無視隔壁大陸團一群好像在參加高中畢業旅行一樣吼來吼去的年輕人,又要一直斥罵躲在人群中拼命開閃光燈的團員,若是他們可以不這麼做,我相信他們會得到更多。(我不是反對大吼大叫,後來去海島大吼大叫的人很多,我就覺得那種行為在那個地方是恰當的行為,但是在河面上,拜託!(賤人式翻白眼)

整個行程耗時大約七個多小時(含來回將近四個小時),我最喜歡的卻不是長鼻猴也不是螢火蟲,而是行程表中並沒有特別寫出來的河面晚霞。不過也聽過有人說最喜歡螢火蟲,所以這就是每個人喜歡的不一樣吧。長鼻猴濕地的行程要價一百六十馬幣,相較於其他品項是比較高的花費,但是因為它包含下午茶與晚餐、來回車程,因此算一算也覺得還能接受。如果是在當地租車的人或許可以考慮直接開車過去在當地買船票即可,不過切記一定要先把膀胱腸子清空還有要帶食物飲水。

回到飯店時已經晚上九點多鐘,因為旅行團提供的晚餐比較像中式熱炒混合東南亞酸辣口味的款式,我個人不太愛吃,所以沒有吃很飽,加上第一次去大茄來時沒有吃到招牌螃蟹,所以這一天我們決定,要二訪大茄來!(貪吃就貪吃找那麼多藉口)

因為第一次去的時候也是九點多,螃蟹就賣完了,所以這次為免向隅,旅行社把我們放在飯店門口時我們沒有走進飯店,而是直接穿過飯店旁邊的巷子走向大茄來。這一次我們特地走到整排騎樓中間去看菜單,那邊也擺了很多箱子放了很活跳跳的海鮮。人潮洶湧,看來愛吃的人很多。我們向一個年輕小弟點餐,他告訴我們螃蟹已經沒有了,就在我們震驚地倒退三步時,旁邊一個看起來層級比較高的女性工作人員問我們「還有最後兩隻十八塊要嗎?」我們當然要,我們是要吃口味又不是要吃粗飽,有就好!

年輕小弟又追問我們還要甚麼,原本只是來吃螃蟹的我們忽然有一點不好意思,一時糊塗又點了一盤蝦子,但是想說要換個口味所以這次點了乾式的奶油蝦。年輕小弟說一盤三十塊,我跟樟腦丸瞬間怒火中燒,前一天吃明明才十八塊!還好樟腦丸隨身攜帶收據(默),馬上拿出來給小弟看,旁邊另外一個看起來層級比較高的工作人員過來看了之後就說十八塊也可以,但是份量比較小只有三百公克,我們想說也好,就這樣點了一道金沙螃蟹一道乾式奶油蝦。

上面的貓咪圖是我們在大茄來等上菜時看到的貓咪,在亞庇我連一隻流浪狗都沒看到(阿懶姐表示都被抓光了),家犬也只看到一隻。貓倒有看到兩三隻,但多半是店貓,這是唯一一隻流浪貓,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大著肚子。本來他站在我們旁邊很可憐的看著我們,我都要流淚了,想說是不是該分隻螃蟹腿給他,結果走到他旁邊一看,他竟然正在大吃一隻比他頭還大好幾倍的烤魚,津津有味不亦樂乎,那可憐的眼神都是戲啊!(默默走回座位)

終於金沙螃蟹上菜了!吃第一口覺得跟濕奶油蝦有點像,畢竟都是用他們家的招牌奶油醬去調製的料理,多吃幾口就吃出差異了,金沙螃蟹的醬帶了辣味,也比較鹹。螃蟹非常新鮮,但是不大隻,所以需要耐心慢慢吃。相比之下我比較喜歡濕式奶油蝦,因為刷刷刷的剝掉殼之後就可以大口吃進整尾蝦子,多過癮!(誤)

雖然如此,喜灣吃蝦子的捧有如果來這裡也不能錯過這一品(我本人是嫌麻煩不然也挺愛吃),瞧瞧這斷面秀,光看就肚子餓了吧。不過後來樟腦丸跟我說他懷疑這不是兩隻完整的蝦子,因為他沒有吃到螯,而我翻找了一下我的「廚餘」,也只找到一隻螯,也就是說他們說給我們兩隻螃蟹但卻只有一隻螯(默),不知道是因為用其他部位代替還是怎樣。

乾式奶油蝦則是非常普通的一道,有一點像台灣的鹹酥蝦,但是外皮有蛋酥之類的東西。不能說難吃,但不如濕式奶油蝦令人驚艷,而且畢竟比較乾一點,吃到一半會有點累(是吃太飽了吧你)。

吃完這兩道後我跟樟腦丸也累了(早就該累了吧),隔天預計要一早起床到沙比島玩,我還要挑戰棉條初體驗,所以就沒有在外面閒晃,直接回飯店了(但其實這時候也已經快十一點了,哈哈!)下回待續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那個人~
  • 閱!掰惹位~棉條使用心得文呢?
  • 下一篇啦。

    控制狂 於 2013/10/20 17:51 回覆

  • P
  • 晚霞真是太美了~~~~
    and真的好鉅細靡遺(讚嘆again)
  • 沒有秘訣,就是打字快外加拍很多照片外加每天記帳,還有天性囉唆....XDDDD

    控制狂 於 2013/10/21 1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