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山接到電話時本以為自己媽媽打了別人媽媽,誰知進門見到玉葉半死不活地躺在涼椅上,他從小看著母親強悍的背影長大,哪見過她委屈,可見這次對手下手忒重。玉葉見兒子回家,轉大了戲劇性呻吟的音量,間中夾著幾句自怨自艾,沒了丈夫,兒子女兒一個個住得遠,老母受委屈還要打電話等一小時才有人回來,苦命啊,苦命。魯山又好笑又著急,現在不是算帳的時候,玉葉看來傷勢不輕,老人燙傷不是小事。他好說歹說勸玉葉先就醫,打架的事情誰對誰錯日後再說吧。

玉葉把兒子的手一甩,你是不是男人。魯山脾氣也不好,不說話了。放下工作飛車趕回都是小事,應付舉止失控的媽媽才傷透腦筋。玉葉見魯山抿嘴,知道兒子生氣了,只好起身遮遮掩掩地把鐵門拉下,小聲告訴兒子,我沒事啦,我裝得啦,不裝得嚴重一點怎麼能嚇唬他們。魯山拿了濕毛巾替玉葉把臉上的藥膏擦乾淨,只見老太太一臉得意,臉頰雖然有些許紅腫,幸好沒有外傷,用冰塊敷一敷就行了。

魯山放下心頭重擔,轉為憤怒,但他深知玉葉性格,罵也沒無用,反正假也請了,乾脆在家陪她。問起吵架緣由,老太太說一群人在廟口下棋,兩棋盤四位置,七八個老人輪流上陣。她和姊妹淘同心同德,觀棋押陣,殺得對手片甲不留,激怒了對手,他竟說些不乾不淨的話攻擊玉葉。玉葉一輩子不肯吃虧,自是被戳幾刀還幾劍,說得更加刁鑽惡毒,混亂中對方竟舉起身側一碗滾燙的紅豆湯往玉葉臉上一潑,全部的人都安靜了,只有村長不停雞貓子鬼叫我的紅豆湯我的紅豆湯我的紅豆湯哇!

魯山忍著笑,假意心疼地說那肯定很痛了,你就馬上回家擦藥嗎?玉葉頭一昂,豪氣萬千,沒有,我左手往臉上一抹,把湯汁和紅豆甩到地上,右手摸到旁邊的長凳,順手一抄,高高舉起,就朝那王八蛋砸下去。魯山一聽,笑不出來了,他沒事吧?玉葉說,他也摸到了旁邊的圓凳,也順手一抄,也高高舉起,也打算朝我砸過來,我估算,我的長凳比他的圓凳長,只要我退後兩步,他砸不到我了,但我還砸得到他。魯山目瞪口呆,捏捏口袋裡的錢包,看來醫藥費還是跑不掉,不過替別人付總比替自己媽媽付好。

玉葉拍拍魯山的肩膀,你別怕,我們都被旁邊的人拉住了,他沒砸到我。魯山苦笑,幸好旁邊人多。玉葉忿忿不平嘀咕,就是欺負我死了丈夫!就是欺負我兒女不在身邊!就是以為我一個弱質女子可以隨便他們!魯山強忍著笑,心想這老太太從年輕到現在可都不是弱質女子啊。玉葉又從櫃子裡掏出白藥膏,一邊往臉上猛擦一邊瞪著魯山,你不許告訴別人我沒受傷,我滿臉都燙花了,那個王八蛋沒有來跪在我面前道歉之前我的臉都不會好!魯山覺得煩惱,那個王八蛋到底是誰啊,玉葉奮力關上白藥膏的罐子,還有誰!就是那個王八蛋!一天到晚在外面說你大姊不是你爸爸女兒的那個王八蛋!

魯山恍然大悟,原來是玉葉的養兄兼前夫啊,難怪玉葉非要把事情鬧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
  • 三呢~三呢~
  • 最近在弄楚楚的桌曆...明天寫啦明天。(應該)

    控制狂 於 2016/12/27 10:18 回覆

  • 淡淡
  • 三呢~三呢~

    PS.到底為什麼湘繡明知道素雨二姊跟她姊…
    還要問素雨,初識時是二姊還是三姊帶她去的???
    昨晚好想繼續看,可是已經過勞了我~
  • 明天寫啦明天。

    是說過了六天你書看完沒。

    控制狂 於 2016/12/27 10:19 回覆

  • 淡淡
  • 牽 看完了 好惆悵
    下雨天 還在看 好像在看懸疑片劇本 很精采
  • 加油。牽的結局讓很多人不爽。(咦?)但我覺得這樣比較真實。

    控制狂 於 2016/12/27 14:37 回覆

  • 淡淡
  • 牽 不會不爽 就是覺得太貼近真實 才惆悵
  • 之前還有人叫我寫續集,但我想想覺得續了就俗了。(自以為)XD

    控制狂 於 2016/12/29 1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