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樟腦丸忽然傳了一篇食記給我,問我想不想吃法式吐司。我仔細研究了網路上相關食記,幾乎每一篇都說好啊,有人說外酥內軟,有人說入口即化,有人說香氣逼人,有人說從東京來的,看起來就是飄洋過海的高檔貨。我本人其實並不特別喜歡甜點,尤其不愛麵食,但卻非常熱愛法式吐司,為什麼呢?不要問,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多無聊的一段開頭啊,我果然太久沒寫東西了)

總之(輕咳),我跟樟腦丸這吃貨二人組約好了時間,準備要去大開殺戒了。但是因為這法式吐司每日限量(說到限量不就是每個女人心裡的小揪揪嗎,本來沒那麼想搶,看到限量就有一種不殺紅眼就對不起自己的悲壯了。如果有女人心中小揪揪比賽,限量一定能拔得頭籌!),原本我還打算提早一個小時到場排隊搶號碼牌,已經開啟了非吃不可沒吃到會生氣的模式。樟腦丸還特地打電話去問吐司大概幾點完售,店員語帶保留的說因為吐司每天下午三點才開賣,若是五點半左右到應該都還有吧。

幸好(?)前幾天樟腦丸外出時經過信義區,聰明地進去場勘了一下,沒想到根本沒人在排隊(那天還是假日咧),阻止我提早一小時去搶位的行為,不然我這篇食記除了不推之外應該還會帶著濃濃的恨意吧。

 

這是隨法式吐司上桌的蜂蜜罐,看起來很有戲劇效果,但吃起來也只是普通過甜的蜂蜜,說真的香氣也不足。(到底是有多想被打)

總之這天我跟樟腦丸帶著興奮的心情來到這裡,想要品嘗這原店在日本表參道享有盛名、號稱日本前十大吐司之一的甜點。只是一下樓我愣住了,整間店空空的空空的空空的空空的,別說排隊的人潮,根本只坐了兩桌,一桌是個漂亮空靈的年輕女生在寫小本子,另外一桌是幾個女生在聊天。要是不說我還以為我來到丹堤咧。

算了,反正我本來就是個幸運的人,很少遇到人潮,可能等一下人就來了吧。迅速和樟腦丸坐下、連menu都不翻開就直接告訴店員來份法式。店員很親切地問只要一份嗎(現在想想當時真是驚險),我猶豫了,因為我考慮到我和樟腦丸這兩吃貨會不會等下分不均吐司而大打出手,但是,樟腦丸不愧是認識我十多年的朋友,她馬上理解我又犯了肚子小胃口大失心瘋的毛病,馬上果決地對店員說「一份就好謝謝」。

店員離開後我偷偷問樟腦丸:「難道你不想自己一個人吃一份嗎?」

樟腦丸說:「萬一不好吃怎麼辦?」

真是一語驚醒我夢中人,我被網路上的食記迷惑了,根本沒有想過不好吃這個可能性...事實上,最後我不得不感謝樟腦丸當機立斷,因為一份法式吐司單點就要新台幣兩百元(而且沒有套餐組合,你還要另外點一杯飲料作為來店低消),如果真的買了兩份我可能會生氣。(肚子餓的時候最討厭吃到難吃的東西)(而且還是很貴)。

吐司要烤二十分鐘,飲料就先上了。看到飲料我腦門就開始噴火,我剛剛不是跟店員說我的熱牛奶不要奶泡嗎?(呃整間店就只有熱牛奶是無咖啡因飲料啊,我又不想喝香蕉牛奶)店員還跟我說我們的牛奶沒有奶泡,那請問杯子上那一層綿綿的奶泡難道是我農曆七月起幻覺嗎?拎北就是吃奶泡會脹氣啊,現在是整我是吧?

但是看到樟腦丸的拿鐵我又不知道是她比較慘還是我比較慘了,她的拿鐵上面的拉花好像摔了一跤,本來應該是試圖做出愛心型的拉花吧,但是現在變成一個...好像壞掉的映像管電視裡面充滿雜訊還有點髒髒的愛心(欸該不會年輕人都已經不知道映像管電視是啥了吧),要不是樟腦丸跟我說我還真看不出那是個愛心。

喔而且重點是我點了熱牛奶不要奶泡,結果來的是一杯比我體溫還低的溫牛奶頂著奶泡。越講越火大。

當時想說好吧算了,可能他們的主力不是飲料(雖然一杯350西西的熱牛奶賣我九十塊還不是主力讓我覺得有點過份),我們就把心思放在等待吐司上。

等了二十分鐘,吐司總算上桌了。不得不說,這賣相真是好,小小的木板上燙了店名,上面一個深色長柄鐵鑄鍋,擺著一人份的法式吐司。吐司看起來蓬鬆柔軟,在溫暖的黃色光照耀下,微焦的邊皮和雪白的糖粉相互輝映,沾了蛋汁的中間部位散發乳黃的光澤,看起來好厲害啊!!!

我和樟腦丸一邊火速替上桌的吐司拍了幾張照片(順便討論了一下最近歐洲盛行的「餐前拍照等同觸犯智產法」這件事情)(聽說德國已經開始嚴格執行了)(為了避免有人參透不了,我順便說明一下這件事情跟此篇食記毫無關係),接下來就要對吐司盡情蹂躪享用了...。

在此我受到非常大的震撼,為什麼,為什麼一刀下去吐司就塌陷了?這感覺好像花了大錢買花魁一夜,結果她衣服脫掉卻有一雙長滿皺紋的八字奶那樣的失望。(我檢討一下這種說法有點粗俗,但我只是想表達我的震撼)

原本蓬鬆飽滿的土司,一刀下去就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軟了(欸我這次真的沒有雙關語)。切下去的觸感也不對,我原本預期是軟嫩中帶著一些彈性,即使刀尖下去了也該有一點被吐司抗拒的感覺,所謂欲拒還迎你來我往才有樂趣啊!但這吐司一刀下去就倒在地上,連我想把兩片疊起來都非常困難,他們就像兩片淋了雨失志的麵包,軟趴趴的越來越扁越來越沒有光澤...。

樟腦丸勇敢吃了一口,評價是:「好像布丁喔。」

我也吃了一口,評價是:「這跟我做的不是差不多嗎?牛奶放得比蛋多就好了。」

我們兩個就這樣沉默地吃著,我想如果有人在旁邊看,應該可以感覺到我們這一桌瀰漫著失望與憤怒的氣息。網路上說的什麼從東京來的特製吐司口感怎樣又怎樣在哪裡,什麼入口即化在哪裡(啊可能這種軟爛的口感對喜歡的人來說是入口即化?),什麼外酥內軟在哪裡(根本太軟了),什麼排隊名店在哪裡(連沒人排隊都令人生氣了),這一切都太悽慘了,我們期待了一星期是為什麼,專程去吃是為什麼,我的心和我的胃都感到無比的空虛,我一邊吃一邊聽到我吃貨的靈魂在哀號,哭著說為什麼要讓我吃這種東西還這麼貴。

這時候就要感謝樟腦丸的睿智,如果不是她伸出正義的手阻止我,我可能會點兩份吐司,然後我的怒意就會變成雙倍。人生路上有朋友真好(雙手合十),結帳的時候心情好很多,雖然食物不如預期,但還好帳單也不如預期。

結論:吃東西一定要找好朋友一起吃,好吃的話可以多點幾樣大家一起吃,口味多多,不好吃的話可以分享帳單,比較省錢。

呃,食記這樣結束好像有點詭異,但是...既然我都覺得這麼難吃了,當然就是不推薦啊,那何必寫甚麼店家地址資訊咧,反正想冒險嘗試的人還是隨時可以在網路上查到各種讚不絕口的食記啊。

以上。改天我要自己做一份來補償一下我內心的空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郝捧油
  • 感想是...最近好想吃燒肉或麻辣鍋喔!
  • 我上次就揪過你了啊,麻辣鍋我不愛,燒肉吧。

    控制狂 於 2015/09/01 20:58 回覆

  • 小聃
  • 所以…沒有低消嗎?(一百零一次劃錯重點)
  • 哈哈,有啊,一杯飲料(即使有點土司也要一人點一杯飲料)。所以我才被迫點了溫牛奶啊,因為整間店只有牛奶和香蕉牛奶是無咖啡因飲料。

    控制狂 於 2015/09/01 20:59 回覆

  • 小聃
  • 這兩天才在instagram上看到有人說好吃(小聲),不過對方好像是來台灣工作的日本人。XDDD
  • 我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都愛吃這種軟爛款,我個人喜歡蛋多一點所以比較紮實的口感,也可能日本人喜歡這種幾乎變成布丁的感覺吧。總之我很失望啊。(拭淚)

    控制狂 於 2015/09/09 23:43 回覆

  • 小聃
  • 我也不喜歡軟爛感,就像蛋餅皮要外香脆內彈性才好吃啊。
  • 對!外表要看起來有一點點乾乾的,但是咬下去要豐潤彈牙又不硬,而且不可以有塑膠感。(看來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吃貨一族)

    控制狂 於 2015/09/11 2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