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涉及女性私密用品,不喜勿入,還有嚴禁情色留言。(你這樣感覺更奇怪吧!)

雖然我性格是個白目大老粗,但是我本質上還是個生理女性,所以就和世界上所有的花花少女一樣,青春期翩然降臨時,姨媽也揹著包袱來我家了。我還記得那天本來睡眼惺忪,卻被自己染血的褲子驚醒,慌慌張張輕解羅衫換上乾淨的褲子之後,刷完牙洗完臉我就把這件事情忘了,還是阿貴姐洗衣服時看到物證,連忙打電話給當時的班導師緊急救援,我才免了在眾人面前創造紅海的窘況。

總之自此以後,我就這麼和棉片兒月月形影不離,換過許多牌子,講究各種材質,當然越薄越好,後來棉片兒還長出了翅膀,還被拉長了,但是他畢竟還是棉片兒,每個月像包尿布一樣堵在那兒,陪著我度過扭扭捏捏驚恐緊張的生理期。

為什麼驚恐緊張,我想沒包過棉片兒的人一定不明白(不就是男人嗎)。它不論做得多麼大、翅膀多麼威,都還是有移動的可能性,生理期中女人的日子就是過得湯湯水水,一不小心棉片兒沒安裝好,那可比外野手漏接高飛球還慘,尤其出門在外,課要上、班要上,就算每個月有一天生理假,但試問有哪個女人每個月只有一天生理期?然後坊間還有一群白癡老是愛說女人脾氣不好就是姨媽來了,要說這種話麻煩先包上尿布去廁所尿一桶血還能若無其事再說吧。

我運氣好,姨媽來不會痛,以前有個大學同學,每逢生理期就得臥床三天,一次她請假我帶便當去探她,只見她咬著下唇面色慘白在床上滾動,我說吃顆止痛藥吧,她氣若游絲的說還不能吃,止痛藥只能在最痛的第三天吃,否則用藥量過大傷身體。我光看著她都覺得全身寒毛直豎,關公刮骨療傷也就那麼一回吧,她一年要來上十二回。

好,回到我自己。雖然說我不會痛,但是我也曾經被棉片兒跟姨媽合手整過。記得那時還年輕,大學剛畢業工作沒幾年,跟朋友約了去逛街,這天是生理期第二天,女孩兒們應該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傳說中的大江大海大風大浪期,我特地用了紮實版的棉片兒,還穿了緊繃繃的生理褲,確信十八匹馬都拉不動它,才歡天喜地出門的,怎知道逛沒幾下子就出事了,我們站在一個賣銀飾的櫃位前,一會拿這個一會拿那個,正挑得不亦樂乎,櫃姐忽然發出殺豬的啊一聲,顫抖地指著我的大腿內側。

我低頭一看,差點沒噘過去,一條手指粗的紅色血流正以每秒三公分的速度從我的裙內往腳踝流動,同行的朋友是身高超過一百七的女巨人,所以她完全看不到發生甚麼事情,只是看櫃姐指著我叫,而我又神色自若(其實是嚇呆了)看似沒事,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另外一個年紀較長的櫃姐火速抽了好幾張衛生紙給我,擔心地對我說:「你還好吧?」我這才想到「他們該不會以為我流產了吧」。同行的朋友此時終於看到我大腿上那條恐怖的蚯蚓,二話不說拉著我直奔洗手間,我褲子一脫(羞)才發現棉片兒徹底陣亡,在大江大海中沒頂氣絕,我又穿了裙子,故而湯湯水水就毫無阻攔地直奔自由了。

我只能說還好我臉皮夠厚,擦乾淨換了新棉片兒後還能繼續逛街,只是事後跟某友提起此事,她提議我可改用棉條,被我斷然拒絕,想我乃深受女德教育的傳統婦女,怎可使用如此詭異之物,萬一拿不出來怎麼辦,萬一弄進去線卻斷了怎麼辦,萬一弄破我的皮怎麼辦。我提出種種不可使用棉條的理由,忽視朋友告知我棉條的優勢,就這麼一拖十幾年。

再次與棉條相遇,是去年十月到沙巴旅行的時候。因為我內分泌有點狀況,所以生理期的週期並不穩定,因此姨媽甚麼時候要來甚麼時候要走都不是我能預測的事情,雖然出發前也曾想過會不會剛好遇到生理期不能下水,但是想想姨媽都三個月沒來了,有可能在短短五天之內來嗎?想想都覺得我杞人憂天實在可笑了,因此我只帶了三片棉片兒保平安,根本不把姨媽當回事。

後面的劇情可想而知,姨媽她不但來了,而且她還挑在我要去海島的前一天來,她鐵了心想毀我行程!本來一開始有點見紅的時候我還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滴。但是當天晚上她就從滴滴答答變成潺潺小溪,棉片兒轉眼見底,嚇壞我了。旅伴問我怎麼辦的時候我都快哭了,我不能放任不會游泳的旅伴自己下水,但是我也不想變成海裡的一個紅茶包啊,萬一鯊魚來了怎麼辦?(而且我去沙巴不下水也太丟臉了,回台灣怎麼跟鄉親父老交代?)

經過三分鐘的天人交戰,我決定了,我要挑戰棉條兒,為了海,為了玩,我可以捨棄傳統婦女的包袱!二話不說殺去飯店隔壁的藥局,在記憶的迷霧中尋找朋友曾跟我推薦的品牌(沒記錯架子上也只有兩種牌子),付錢的時候真的是打落牙齒和血吞,觀光區的棉條兒換算成台幣後一支要價近二十塊,比又能吃又能玩的健達出奇蛋還貴。

東西到手,馬上實驗,我就像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兒一樣縮進廁所裡研究了半天,並且火速地下手了。結果:失敗。我汗如雨下,迷濛了雙眼,分不清汗水與淚水,渾身都是不甘心,甚至懷疑起自己的身體結構,我那邊真的有個洞嗎,我其實是陰陽人吧,不然為什麼棉條兒進不去!

沮喪地走出洗手間(當然有先清洗過),跟旅伴哭訴我是陰陽人的事實,旅伴火速拿出手機估狗棉條使用方式,我們倆就著小小的螢幕看了幾篇文章和圖解,我決定再嘗試一次!看過大家的分享後,我修正了我的姿勢,並且從單手改為雙手(單手可能是高級班),並且放慢速度,放鬆肌肉,終於,奮鬥了好幾分鐘後,我證實了我真的是個女人!

神奇的是身體裡雖然多了一個東西,卻一點感覺也沒有,不若一開始擺放錯誤時那種疼痛不安彷彿自己非禮自己的感覺。而且雖然是生理期,但是卻覺得非常乾爽。當然我後來順利下海了,而且是整整兩天都泡在海邊,每天都下水好幾個小時,沒有變成紅茶茶包,也沒有甚麼不舒服的地方,好神奇,我因此徹底迷上棉條兒了!

只是沙巴的棉條價位實在太恐怖,台灣又沒有代理我喜歡的牌子,因此自今年過年後我就只能再度回到棉片兒的懷抱。但是所謂的由奢入簡易,由簡入奢難,享受過棉條兒的乾爽與方便後,我對棉片兒的悶溼熱分外難以忍受,過敏的狀況很嚴重,而且生理期都不想出門,因為很怕外野手又漏接,好悲情。

不過這個月我又開心了,因為上個月朋友從美國回來,很有義氣地幫我帶了一大堆回來,我估計我可以用八個月到一年吧,想到可以擺脫棉片兒我就開勳地不得了,我復活了!終於不必再清洗血淋淋的褲子了!只是我向身邊的朋友推薦時大家都像以前的我一樣排斥,頗令我覺得掃興,但是想想以前我也是這樣啊,所以或許只是緣分未到吧,我想只要趁大家生理期的時候把大家抓去沙巴,應該就可以讓她們乖乖接受了。(這結論太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人類
  • 覺得用了棉條真的回不去衛生棉
    但是蘇菲真的不太好用(也說不上來哪裡)
    台灣的選擇還是太少了~
  • 蘇菲...就是...很刮肉啊(羞遮臉)。我覺的塑膠導管還是比紙導管滑順一點,形狀好像也有差。台灣好像有自製品牌了,但是我沒用過,好像是一個熱愛棉條的女生推廣多年後自創品牌。

    控制狂 於 2014/10/16 00:55 回覆

  • 人類
  • 恩有個女生很早期就創的,我也沒用過
    蘇菲是塑膠導管阿,但我覺得還是不太好用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形狀設計吧
    紙的那牌(寶雅賣的,不知道是不是在說同一牌),也是卡卡,但看在環保分上我原諒他~
  • 我覺得是形狀的問題無誤!紙的我真的沒有勇氣嘗試,可能等我進入高級班之後再說吧。(地球對不起)

    控制狂 於 2014/10/16 23: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