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承認,我對清水寺沒有愛,雖然他真的是一座非常美麗的古剎。但是或者是因為他的人潮洶湧,或者是因為這天我們正好安排了浴衣體驗,穿著木屐難以行走,對於清水寺,我心中只烙下疲倦、難行與推擠的人潮、熾熱的陽光,清水舞台在綠蔭下也失去了魅力。日本遊記一直卡關,不得不說跟清水寺有關,因為我對他實在太沒有感情了,但是又覺得跳過他太詭異,畢竟他也算是去京都必走的一個行程啊,因此在這拉扯之間就....一拖四年。(史上最扯藉口)

 

其實這一天的行程也很滿,一大早我們先到預約好的浴衣體驗師傅那裏挑選浴衣(沒記錯的話日幣五千五包含幫你穿浴衣、整理髮型、借你皮包雨傘等配件、穿一整天之後幫你脫、並且讓你把浴衣帶回家,蠻划算的,只是浴衣的品質當然不會太豪華,但是說真的我這輩子也只穿過一次,拿回家就是當紀念,品質就不是考慮的點了)。

上圖是牡丹著衣圖,我跟他是同一期穿衣的(有兩位師傅),所以我也在房間裡。在外面等待的旅伴們一直從窗縫偷看我們很欠揍XD。其實穿衣時男生女生是分開的,但是因為我們都不習慣在他人面前更衣,所以要穿內衫的時候都扭扭捏捏(穿浴衣前要脫至只剩下內褲,再穿上白色棉質的內衫)。師傅看我們一個個手放胸前雙目含淚,大概也知道台灣人的眉角,馬上告訴我們房間後門走出去轉彎有個廁所可以換衣服,所以我們都是去廁所換好內衫才回房間繼續穿浴衣。

右邊白底藍色大花浴衣的就是我本人,上圖我們剛穿好衣服,頭髮還沒處理,因為師傅說所有人穿好衣服後一起處理頭髮。因為挑選浴衣的時候師父建議我跟牡丹(兩個黑羅煞)因為膚色限制所以挑選藍色的浴衣比較好看(阿珠膚白勝雪,師傅就說甚麼顏色都可以挑,真偏心),我超級愛我的漸層色桃紅玫瑰腰封,而且師傅幫我們每個人打的後腰蝴蝶結都不一樣花樣,超厲害的啊!原本以為浴衣就是穿上綁緊就可以了,沒想到正式穿也是需要一段時間,從穿好、整理好、髮型弄好,每一個女生也花了半個小時左右,聽師傅說他們也有提供和服體驗(但是和服就不能帶回家了,因為很貴),一個女生要穿四個小時!(而且看起來很熱)但是我們後來在夏日祭典看到路上的日本女生並不是每一個穿浴衣都穿得這麼正式,也有人穿改良式浴衣,可能那種穿上綁緊就出門的人也有吧。

左邊白底梅花花色得傢伙就是阿珠,因為皮膚白所以可以選這種嬌嫩的顏色真的是女人的公敵(誤)。牡丹的藍底櫻花雖然顏色比較沉,但是因為她娃娃臉,穿上深色的浴衣反而有另一種和平常不一樣的風情。至於我本人一直開心於日本傳統服裝可以遮掩粗腰這件事情,哈哈。阿珠和牡丹中間那位男士是這天同行的牡丹的朋友的男朋友(複雜吧),是的,浴衣體驗也有提供男士版,所以大家走在路上整個好嗨,男士版穿起來很有武士風格,所以我們慫恿他做拔刀狀拍一張,但是其實他拔的是雨傘。

出發前師傅提供我們紅色紙傘拍照留念,可惜當年我還不大會拍人像(現在也沒多會就是了),沒有留下經典的仰角持傘照。

接著就二話不說出發了。走了一陣子我發現穿著浴衣真的很不方便,首先就是木屐走路不發出聲音真的很難。再來盛夏穿著浴衣也真的好熱。加上上清水寺之前還要經過有魔鬼石階的二三年坂,咖咖咖的走得我好心浮氣躁。

其實回頭看照片,二三年坂真的很美,雖然不諱言他也非常商業化,但是他的商業化至少還是很日本,也不怪旅伴們每個轉角都想拍照留念。但是問題在於這裡的人真的太多了,要取得沒有閒雜人等的照片不是簡單的事情(盛夏尚且如此,很難想像旺季如何),加上這天同行的人多,大家獨照合照拍來拍去,一條短短的二三年坂走了半天走不完。

因此這天我就暴走了,我覺得一來也是因為旅行八天(行軍八天),本來就到了一個疲倦的臨界點,加上穿著木屐浴衣走路不時就被陌生人偷拍讓我很焦慮,加上我是一個不拍照的人(自從變胖之後我就很少入鏡了),所以每每在轉角停下等旅伴們拍照讓我更焦慮,因此在第二個還是第三個轉角處我就跟牡丹說我先上去了,有事情簡訊聯絡(我們有帶手機,但是沒有租用當地系統,通常分開走的時候就以手機簡訊連絡集合時間,雖然一通簡訊十塊錢,但是還是比租用門號便宜)。

一個人旅行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想停下就停下,想走就走,陽光是你一個人,風也是你一個人的。雖然沒有人可以交談,但是安靜一點也不錯。旅伴們想要在喜歡的地方留影合照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喜歡就先行一步,也沒有甚麼不好。

只是我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穿著浴衣!剛才一大群人一起走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孤身一人之後才發現我不停被偷拍,好好的走在路上,前後左右卻經常聽到相機快門的趴嚓聲,我整個精神都快崩潰了,忽然明白為什麼有些藝人會對狗仔使用暴力,因為我被偷拍到後來也很想衝過去把別人的記憶卡拿出來折斷。姊不想在別人的相機裡留下肥胖的身影啊!(這不是重點吧)

最可怕的是我不想要別人偷拍我,我卻忍不住偷拍別人,在這裡感覺看到穿傳統服裝的就想拍啊(剁手),但是我至少比較有品,知道要站遠一點而且拍背影,那些站在我前面對著我正面猛拍的人真的很想踢他們(而且以洋人居多)。

二三年坂聽說有個可怕的都市傳說,據說在三年坂跌倒會倒楣三年(幸好我一直走得很穩)。這裡的最大特色就是所有的房子都維持著老屋的形貌,但是裡面賣的東西又是要狂殺觀光客的現代化商品,不愧是日本人啊。其實現在想想當初穿得那麼古色古香沒有在老房子面前拍些沙龍照真是太可惜了,下次要好好研究怎麼擺姿勢才好看再去一次(重點是減肥吧你)。

千辛萬苦的爬上來了,一來就看到這氣勢磅薄的入口,但是我真的累了,所以我沒有馬上進去,為了休息,也為了躲避永無止境的被偷拍,我在門邊繞了一圈,尋找一塊樹蔭休息。

這是入口處右方一小塊休息區,沒記錯的話除了我還有另外一位老先生也在這裡休息(我跟老先生等級是一樣的...)。清水寺地勢較高,因此可以看到一點點市景,樹蔭下有風,舒服的我都不想動了。

從我休息的方向可以看到第二層入口,要進入清水寺的本堂可是要爬上爬上再爬上呢。但是比起本堂,我也挺喜歡這些朱紅色的前殿,京都有許多寺廟都是仿唐的建築,燕尾龍脊的屋頂和梁柱因為保養得宜,散發著古典又華麗的氣息,用色上除了紅色跟泥金,多半都呈現原木的顏色,相較於台灣寺廟萬紫千紅的艷麗,京都更有一種長經歲月的穩重感。

因為太累,所以我坐在原地拍了許多從我的角度看出去的照片,哈哈。

我很喜歡這張。四年前去京都,我發現日本人帶小孩出門很少用推車,小朋友牽著大人的手,不管去哪裡都要自己走,走累了就大家一起休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在公共交通工具方面,電梯和電扶梯的數量也比較少。但是我很喜歡拍他們親子出遊的背影,小孩可能不會記得細節,但是那種牽著手一起出門的溫暖會一直留在心裡吧(相較於坐推車從頭睡到尾,牽著手自己走不是好多了嗎?)

市景。京都和台北一樣是個環山的盆地,因此可以看到天空下一片山色,然後才是市景。可以清楚看到高樓並不多,因為京都的市容規劃是包含禁建條款的。想想台灣,要保留一個古蹟都那麼難了,日本卻保留了一整個城市,甚至可以說整個日本,不知道該說政府有魄力還是人民有遠見。

看著絡繹不絕的人潮,我實在打不起精神進清水寺,所以就先到旁邊的小神社晃了晃。時間過太久,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找到這裡的,也忘記這裡的名字了,我只記得在清水寺大門進去後下一個小斜坡就到了。

很幽靜清雅的地方,從樹縫間還可以看到清水寺門口的前殿。

除了一個打掃的阿姨跟我,沒有別人。本堂沒有開放,我也沒打算進去。我是躲避人潮而來,因此又在樹蔭下休息了半個小時。(你是有多累)

阿姨默默做著自己的事情,沒有對我投以奇怪眼光,可能像我這樣莫名其妙的訪客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一兩個吧。清水寺盛名在外,但是盛名或許也是他的致命傷。

事實上,在走進清水寺之前,我還有另外一個奇遇。

我在清水寺門口看到一個奇妙的攤位,因為我日文太破實在看不明白,當時以為是有一個神奇的發光許願石,就傻傻地付錢進去了。看守門口的大叔拿了一個袋子給我裝木屐,也沒跟我多說就把我推進去。走進去後先下一個樓梯,另外有一個阿姨替我開門,門後是黑色的厚布幕,我一穿過去差點叫了出來,一片漆黑!我這輩子沒見過這麼黑的黑!而且不巧的是姊這輩子就是最怕黑!

那個地方很安靜,因為在地底,我伸手摸了四周,是岩壁!(尬的)我被推進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洞裡啊(內心哀號),我在四周亂找,總算找到一條綁在岩壁上的繩子,前後摸索一番,發現拉著繩子就知道前進的路在哪裡,當下略為安心,想說應該走一會兒就到了吧,大概是發光的時候必須在黑暗中才能看到,因此我就大著膽子往前走。

短短的路程,但是我估計不出多久,因為我覺得這條路好長。黑暗是甚麼呢?是三百六十度的無能見物,我明明知道我走在一條窄窄的通道裡,但是因為甚麼都看不見,我覺得我身邊的空間好像縮小到只剩我自己,我是走在宇宙裡,或是走在深海底,有時候又覺得我在一個沒有邊界的地方,不知道有甚麼東西會不會隨時衝過來!我體會了全盲,不管眼睛睜的多大,連一點點、一絲絲的光線甚至自己手的輪廓都看不到,我必須一再用沒有抓繩子的那隻手摸自己的臉確定自己還是一個形體,而不是一抹氣體,我數百次想要往回走,但是卻連轉身的勇氣都沒有,我不敢動,只能一直往前走,我好怕,怕自己被騙,就這樣被埋在地底無人發現,為什麼前後都沒人呢,恐怕他們一天只騙到我一個傻瓜外國人吧。

後來我終於聽到前方有聲音,是對日本小情侶,女生哀哀叫,男生一直安慰他。我欣慰了些,有人有聲音總好過這一片萬籟俱寂的黑。小情侶一直走在我很前方,我一直沒能追上,而等我終於看到一絲光線的時候,他們已經離開了。

那個光線,就是傳說中的發光許願石。我不能形容我看到光線時那種喜極而泣的感覺,並且在那一瞬間我明白為什麼必須要經過那一段恐怖的黑。我必須說幸好我是一個人,因為當我一個人在極度的黑、恐怖、恐懼之中的時候,我覺得我生平第一次接觸到自己的內心,最深最深的那種,因為太過害怕,所以日常生活的小煩惱和小慾望都被拋棄了,我心中只剩下對生存的渴望,在當下還能想到的人,就是最愛的人,在當下還能想到的事情,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在當下覺得沒做完很遺憾的夢想,才是真正的夢想。而當我看到發光許願石的時候,那種重新又得到希望的感覺也很震撼,或許這也是人生的縮影,我們不都是一直不知道未來會如何,而在黑暗中摸著一條小小的繩子往前走,並且期待見到光亮嗎?我依照指示將手貼在許願石上,石頭冰冰的,光線也微弱,但是在這一片漆黑中他的微光是那麼令人震撼!我已經忘記我許了甚麼願望,但是以我的個性,大約是「永遠不要忘記今天的感受」吧。

飽受驚嚇(誤)後終於走到清水舞台,原木的梁柱花色明顯,風吹雨打成了淺褐色,原本以為地板也會是木板,但是已經變成了石板地磚,不知道是原始設計還是後來修葺。

因為語言不通,所以我在日本幾乎沒有參拜祈禱,頂多是雙手合十跟神明打招呼。因為我很怕表達有問題導致神明以為我會回去還願...(想很多)。本堂前面的鐵鞋讓我疑惑。

清水舞台側照,可以看到四周都是楓樹,秋天時想必極美(人想必也極多)。

據說這裡下去可以取得聖水,消災解厄,清水寺之名也是由此而來。但是我穿著木屐的腳已經嚴重抗議,所以我雖然人已經來到清水寺,卻沒有下去取水,甚至沒有下去拍照(看我對清水寺多沒有愛)。

繁林間的清水舞台,若是楓葉全紅了該是多麼嬌艷動人。(如果可以在沒人的時候來就更好了)(沒有那種時候)

清水寺岔路的地主神社也是女孩兒們的必訪聖地,為什麼呢,因為這裡可是求姻緣的知名神社啊。

 

在神社服務的巫女們都換穿著可愛的白色巫女袍,但是通常臉色都很臭,我完全可以理解,因為他們一定也是整天被相機趴擦趴擦的偷拍。我也想拍,但是我很有禮貌的詢問是否可拍後,被臉很臭的拒絕了。當下有點失落,因為巫女是一種職業,被拍好歹也是職業風險吧...但是想想自己一整天被偷拍的感受,我想我也不應該苛責巫女。

也是附近的百體地藏堂。日本的地藏菩薩長的超級可愛,但是通常這種地藏菩薩團體我不太敢靠近,因為地藏菩薩慈悲為懷,所以通常有地藏菩薩的地方就是有需要照顧的往生者,如果有地藏菩薩團體,就是有往生者團體,我膽子很小,不敢多留。在嵐山的時候旅伴阿珠騎單車勇闖愛念佛寺,回來跟我們說有拍到很可愛的百羅漢石像,我們一看尬的是百地薩菩薩啊,果然後來一查,愛念佛寺就是為了照顧當時無人祭祀的無主孤魂而起家的,每年還有祭典。(我不想再說下去了)

 總之清水寺就這樣被我很簡單的pass了,我希望我下次去的時候衣著舒適些,可以領略他的美好。(我覺得清水寺粉絲會恨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小聃
  • 控姊穿和服的照片看起來不胖呀!和服果然是展現脖子細膩細條的服裝。
  • 就說日本服裝穿起來真是讚,虎背熊腰肥手粗腿都藏起來了,連水桶腰看起來都只是微微豐潤而已,而且這張照片看起來膚色還有點白呢(不然幹嘛放那張)。但是時隔四年,養了馬路之後,我已經黑了十度了。(為了替狗放電每天曬太陽的成果啊)

    控制狂 於 2014/07/28 20:26 回覆

  • 小聃
  • 四年……妳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XDD
  • 我...我發過毒誓沒寫完不能再去(但是我想去...)。

    控制狂 於 2014/07/28 22:28 回覆

  • 斗西挖~
  • 我必須老實承認,沒看到你的說明我還真認不出你穿浴衣的背影(因為那根本是別人...)
    話說回來果然一黑還有一黑黑,你站在牡丹旁,平平是背影,但是你整個被襯托得非常的白皙...想必我是因為這樣沒認出你來吧?

    另外從背後看的側臉...比從正面看的臉還要更........圓......(我又誠實了嗎?)
    其實我只是要表達,你正面看真的沒這麼圓臉...
  • 浴衣就是有一種本事讓女人的背看起來很纖細挺直!所以背影就瘦了(但是當年真的也比現在結實),還有你知道嘛我現在比牡丹黑了(拜陳馬路之賜)。我覺得我那張看起來白是衣服選得好,本來我要選白底的時候師傅還不高興,但是事實證明我比較了解自己...的膚色。

    我臉超圓的啊,我的臉不只是臉型圓,我整個臉跟頭是3D款式的圓,立體的圓,不像一般假圓的女生是2D的圓,只有臉型是圓的,我是整個頸部以上是一顆球,所以拍照非常吃虧,就是顆大頭肥臉,十足十襯托別人臉小的道具,所以我後來不拍照也是因為這樣。

    控制狂 於 2014/07/29 05:51 回覆

  • 小聃
  • 所以妳要趕快寫完它啊XDD(還是妳想破紀錄?拖最久的遊記之類的)
  • 要醞釀啊,跟上廁所一樣,感情不是說來就來的你了解我的明白嗎?

    要說紀錄的話我不是早就締造了一個無人能望其項背的記錄了嗎?

    控制狂 於 2014/07/29 10:22 回覆

  • 小聃
  • 我了解,雖然我上廁所都不太醞釀的(沒人想知道)。但寫文這種事不是說每天一篇寫得老梗叢生哪,有fu時就像挫賽擋也擋不住。
  • 要醞釀好再進去才不必蹲太久啊(我們整個劃錯重點惹)。基本上清水寺跟八坂神社我覺得我寫得根本毫無重點,徹底是一個看圖說故事快速路過。我對不起他們。(但是沒有愛甚麼都擠不出來)

    控制狂 於 2014/07/29 15:42 回覆

  • 小聃
  • 我通常是一有fu就兵臨城下直搗黃龍惹(就跟妳說沒人想知道)。
    有愛就會寫得自己都愛不釋手啊。
  • 我也是進去三分鐘內出來啊,但是進去之前我會等他...(已經徹底變成一種經驗分了嗎)。

    但是專業人士不是應該沒有愛也假裝有嗎?

    控制狂 於 2014/08/08 03:06 回覆

  • 小聃
  • ……我不應該在吃早餐時看這篇留言通知的。

    我不懂啦我只是個業餘人士啊啊啊啊~
  • 幸好我聰明都睡前看!

    控制狂 於 2014/08/12 21:32 回覆

  • 人類
  • 樓上的對話好好笑
    (格主:到底有沒有在看文啊你!)
  • 跟年輕妹只們多說點瘋話讓我覺得置己也好年輕喔~(亮麗!)

    控制狂 於 2014/10/10 20:36 回覆

  • 人類
  • 雖然感覺很慘烈(?) 但穿浴衣走在京都還是我想要完成的小小夢想之一~
  • 我覺得值得一試喔,並不貴,而且好玩。我那天很慘烈應該是因為1.旅行多日已經有點疲倦。2.龜毛病發作期遇上行程中加入朋友的朋友讓我煩躁。3.清水寺就是一個爬山的行程,不適合穿不習慣木屐的人。4.其實我也很想試試看和服,但是和服有十幾層可能比較適合冬天(而且也比較貴)。

    控制狂 於 2014/10/10 20:39 回覆

  • 人類
  • 結果我娘跟我姊搶先體驗了 好棒喔嗚嗚
    我也覺得穿木屐走路超累得吧 不知道他們有沒偷偷換鞋子xd
  • 我有看到他們穿和服!生氣氣!(很愛忌妒的女人XD)

    其實說累也不是真的很累那種,只是要走得慢一點,可能就跟高跟鞋的原理一樣要你優雅走路吧...然後會有一點緊張的感覺,因為走太快會有一種快要跌倒的錯覺(畢竟木屐在鞋弓處是懸空的)。

    控制狂 於 2014/10/11 01:08 回覆

  • 人類
  • 對阿~~~超棒的阿嗚嗚
    是我姊慰勞我媽媽照顧我家董事長(我姊小孩)的旅行

    我記得小時候有穿過木屐拖鞋(好像流行過一陣)
    有時候不小心重心前移真的很可怕啊xd
  • 你竟然沒有跟著去?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放下自尊死皮賴臉硬跟嗎?以你的身材即使躲進行李箱都可以啊XD

    是的,就是那種感覺,重心前移的時候鼻子很危險(因為會往前仆街)。

    控制狂 於 2014/10/13 14:56 回覆

  • 人類
  • 醫院是個世界無敵霹靂難請假的地方
    更何況我現在的醫院是全台有名的血汗醫院
    身為小小Intern才沒有資格說要為了玩出國哩......應該直接賜死吧囧
    而且老實說身為米蟲的我已經被帶出國很多次了
    我想我姊應該不想再幫我付錢了.....XDD
    我之前去紐約跟韓國機票跟所有花費都我姊出的(汗)
  • 醫界真是太神秘了,我不知道中醫也要當intern耶,你乖乖熬個幾年,以後有排休的話就方便了。

    是說我今天才看到你在徵求帶開PP的人是嗎?可惜你離我太遠了,不然我很樂意,哈哈哈。

    控制狂 於 2014/10/16 00:57 回覆

  • 人類
  • 是~我需要有個人轉開他的注意力
    要不然除了他昏睡的時間
    最近好難做正事阿XD

    是說我們最近一直尋尋覓覓要收養一隻!!!
  • 你確定PP可以接受第二隻嗎?我之前也問過我老闆要不要再養一隻陪阿楚,這樣大人就比較沒有壓力(好比會擔心忙的時候或是加班就不能陪阿楚玩),但是考慮過後覺得楚楚的個性不太能接受別貓進入他的領域,之前貓砂被他親哥尿過之後他就不肯用了。再說我們也沒有體力一次帶兩隻貓出門。PP之前跟蹦啾相處的情況會讓我有點擔心他也不能接受另外一隻貓耶。

    控制狂 於 2014/10/16 23:50 回覆

  • 人類
  • 因為有蹦啾的前車之鑑(?)
    PP對小貓的接受度是可以的,也一點都不介意有別的貓的味道用他東西什麼的
    但對成年貓好像就不太行(之前有朋友的貓借住過一兩周)
    不過其實也只在那隻貓要進我房間的時候生氣一下
    後來PP就恢復平常的樣子,接近的時候反而他比較小心翼翼
    有次那隻借住的貓佔著他的沙盆發呆(占著茅坑不拉屎就是說他!!!!)
    PP喵喵了一下說他要上廁所那隻貓也沒動
    PP就乖乖坐在旁邊等
    後來那隻貓突然發呆完走掉了,PP才去上廁所


    蹦鳩只是個性調皮愛爭寵所以PP悶... 因為PP是個被擠開他就默默走掉的貓囧
    楚楚比較大爺應該就會巴過去跟他爭寵的貓吧XD

    總之最近我要換住的地方變大了所以應該也比較好
    之前同住的宿舍真的太小,他們都沒地方躲好可憐

    PP反正不出門沒差,下一隻一定要從小訓練帶出門!!!

    是說其實我們昨晚去看貓已經下訂了(汗) 還未決定抓貓時間等那邊通知
    是黑白賓士貓~~~大約五個月,是他們家的貓要抓去把貓媽媽結紮的時候發現已經被家裡公貓弄懷孕了XD 他們家的大貓比較謹慎(都流浪過),小貓就都好乖隨便就玩起來了,玩也不會伸爪子這點大好,畢竟最重要的要個性溫和一點,如果是像蹦鳩這麼活潑就可能無法帶回家了><
  • 黑白賓士貓聽起來就超可愛的呀!我也很喜歡賓士貓耶,僅次於白底虎斑!我想要到達蹦鳩這種神的境界不容易,放心吧XD如果想要訓練帶出門的話,一開始要先訓練習慣穿胸背帶跟牽繩,接下來就很簡單了。常常聽到不愛出門的貓主要都是不習慣身上有衣物(羞),等習慣之後服裝秀也是一種樂趣(跟錢坑)。貓媽教得好真的很重要,看嬤嬤就知道小孩以後如何,我好期待啊。

    我覺得我們無法加入第二隻也是因為溺愛楚楚,不願意有人瓜分他的資源,另外也是因為多了一隻貓之後他們會比較自己玩比較不管大人,我們也無法忍受(幼稚的大人),哈哈。

    控制狂 於 2014/10/19 10:49 回覆

  • 人類
  • 想一想我覺得還真是貓個性問題!
    PP以前從小是跟另一隻金吉拉一起長大的(前年冬天生病當天使了)
    那隻金吉拉聽起來也是個安靜的貓
    反倒是PP都會沒事在人家路過的時候去打金吉拉的腳
    然後就被金吉拉教訓了,而且重點是每次必打輸....
    PP好歹你也是男生阿......(金吉拉母的)
  • 我覺得動物界本來就是女生比較兇啊XD~PP可能只是想玩,誰知道金吉拉來真的(其實她是酷斯拉吧)。

    說到這,楚楚雖然沒跟別人打過架,但是我想他是不會輸的(根本戰鬥民族,看到任何不爽的動物都想衝過去)。

    控制狂 於 2014/10/19 10: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