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小女孩的對話依然持續著,老太太翻來覆去的說著小女孩好可憐,拿錢給她,大女兒女士反覆的拒絕她勸導她,終於在第五十次繞圈圈的對話時崩潰了,大聲對老太太吼:「那裏沒有小女孩!我看不到!妳要拿錢給她自己去,妳自己把錢交給她!」

我這時已經快要噴哭了,如果老太太真的走過來要把錢交給誰我可能會噘過去。還好老太太嘟著嘴拒絕了,只是一再重複要大女兒女士把錢拿給小女孩。大女兒女士這時跟小女兒女士已經沒有甚麼不同了,開始對老太太大聲斥責,並拒絕她所有的請求,也不跟她聊天了,只要老太太一叫她,她就狂吼:「快點睡覺!妳不睡覺別人還要睡!」

老太太生氣了,大女兒女士得到短暫的休息,我也是。本以為這一夜就這樣了,我不停告訴自己「老太太有幻聽老太太有幻覺老太太有幻聽老太太有幻覺」,就在我已經說服我自己而且即將進入夢鄉的時候,老太太忽然輕輕地笑了。

老太太的笑向來能逼瘋人,所以我跟大女兒女士幾乎同時驚醒,只是我醒來也只能裝睡,大女兒女士則揚聲問老太太:「妳笑甚麼?」

老太太用慈祥的笑容說:「這小女孩是我們那裏的人,還會說廣東話呢。」

是的,各位,最可悲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聽了大半夜的粵語教學,我竟然已經不需要大女兒女士的翻譯就能八九不離十地聽懂老太太說的話了。這是整個故事最慘烈的一刻,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痛恨過自己的語言奇才。(為什麼這種時候也可以見縫插針稱讚自己我也不明白,但是有縫不插愧為人已。)

大女兒女士沉默了一會兒,因為老太太說的話實在太鉅細靡遺,太栩栩如生,實在很難再說服自己她只是個因為失智而妄想的老太太。我想起誰說過一個快要往生的人通常會具有通靈的能力,我看老太太年紀那麼大了,好擔心她其實不是失智而是真的看見了甚麼。我覺得尿意頓生,可是阿貴姐睡得很熟還打呼,我實在沒有勇氣一個人在黑暗中起身。

彷彿要逼死我似的,老太太又笑了,這次不需要人家問她,她自己就說了:「這小女孩還會說英文呢。」

接下來的時間非常難熬,因為老太太開始跟小女孩(如果真的存在的話)聊天了。因為說得很快,加上我已經半休克,所以我幾乎聽不懂他們的對談,但是那種老太太一人彷彿和某人聊得起勁的狀況真是太恐怖了,尤其她老是對著我的方向,彷彿我空無一人的身邊其實坐滿了「貴客」。

我眼前一白,往事湧上心頭,人生的走馬燈以一秒鐘三張的速度飆飛而過,從我嗷嗷待哺上學就業,一路走來有起有落,朋友來來去去,哭過笑過玩過,一直到遇到這老太太。說真的,當時我也已經沒有奪門而出的勇氣了,畢竟我不確定從我躺的地方到門口中間有多少「貴客」,在說當女兒的不論如何也不能拋下媽媽啊。

一旦下定決心,我也有了些許勇氣,細數此生雖然不是甚麼偉人,但是也不是甚麼壞人,雖然不喜歡吃虧,但是也從來沒佔過別人便宜,頂多說說同事壞話,說說鄰居八卦,一生最惡就是高中生物課解剖了青蛙和蚯蚓,偶爾說說髒話,雖然沒錢讓爸媽過得爽,但是好歹也會幫忙做家事(是小學生嗎妳),我想,「貴客們」應該不至於為難我吧!一個像我這樣平凡的好人,玩起來應該沒啥樂趣吧!

所以我依然靜靜地躺在床上,冒著汗,把我所有認識的神明都呼喚了一次,從媽祖娘娘到觀世音菩薩,每個都被我吵死了吧,我雖然不敢發出聲音,但是積極的使用念力發出SOS電波,不管他們在宇宙的甚麼角落,相信都能收到我的呼救...吧?(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indones
  • 所以不是小女兒女士的問題啊....
    我想任誰都很難那麼好耐性的...
    (重點畫在哪啊你)
  • 不,這是重點無誤。

    控制狂 於 2014/02/24 23: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