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阿貴姐照例八點一到就喊睏,我服侍皇太后就寢後也覺得頗睏(廢話,前一天晚上我們母女倆被老太太整得都沒睡啊!),本來還特地扛了電腦到醫院,實在沒力氣,隨便翻了幾頁書也準備睡了。

這時我做錯了一件事情,本來第一天晚上我還亮著阿貴姐床邊的小燈,但是因為阿貴姐頗有嫌前一天因為燈太亮不好睡的意思,加上老太太那邊還有燈,所以我就把我們這邊的燈全關了。

是的,這一夜,我跟阿貴姐這一邊是全暗的。只怪我們母女倆都是直腸子,一旦睏了就只想著睡覺,根本沒想到其他。

我躺在床上還玩了會兒手機,大概十一點多就迷迷糊糊了,雖然說醫院的陪病床不舒適,但是對一個很想睡覺人來說無入而不自得啊。只是老太太沒放過我們,她雖然不像前一天那樣亂說話,卻因為陪病的是心愛的大女兒而過度興奮,不停拉著大女兒女士說話,諸君也該記得她老人家是個大嗓門,大女兒女士也是個大嗓門,兩人雖然說著家常,但是如雷貫耳,因此我總是無法徹底入睡。

側耳聽阿貴姐,睡得打呼嚕了哩,好吧,至少阿母睡得好,我隔天不上班,大不了再跟她拚一夜。就算老太太又半夜發瘋,反正「貴客們」只會跟她聊天不會來我們這邊,我也比較不怕。就這樣又是睡睡醒醒的一個夜晚,大約一點左右,大女兒女士電視看累了,哄了老太太躺回床上,熄了燈,只留下老太太床頭燈,也睡了。

是的,老太太那邊兒還留著燈,而我們這邊是全暗了。

兩點左右,老太太叫了起來。我被驚醒,不知道發生何事,只聽老太太對著覷黑一片的房間叫了一聲又一聲,不是亂叫,不是鬼吼,雖然她說的是廣東話,但我聽得清清楚楚,她就像我們在路上看到前面的人東西掉在地上時那樣叫一個人回頭一樣地:「欸!欸!」

老太太,妳是在叫誰啦!有必要都挑半夜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