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週阿貴姐莫名地起了乾咳,本來我們也不以為意,誰知道過了幾天她開始全身痠痛還發高燒,阿德哥一早到附近的教學醫院掛了耳鼻喉科,醫生給阿貴姐做了流感快篩,雖然快篩結果是陰性,但是因為阿貴姐的症狀幾乎和流感相同,醫生認為不能排除因為病症初期快篩不出的可能性,依然給她開了流感的藥物,但是只開三天,並且叮嚀若高燒不退就要立刻就醫,不必堅持吃完藥。

阿貴姐吃了兩天藥,卻開始流鼻涕,往好處想這肯定不是流感了,不過雪上加霜的是她耳石脫落的老毛病也犯了,因此她整天處在發高燒畏寒與頭暈目眩的痛苦中。沒幾日阿貴姐起床說胸口側邊悶痛,我嚇了一跳,擔心她咳嗽過度傷了肋骨,阿德哥又去醫院替她掛了胸腔內科。

那天我要上班,中午衝回家見不到人,打了電話,阿貴姐說她肺炎住院了,原本醫生說可住可不住,若住院則直接注射抗生素,若不住院也可拿口服抗生素回家吃,只是要吃比較久。阿德哥看阿貴姐老是高燒不退,還是給她辦了住院手續,醫生估計大約五到七天可以出院,看復原狀況。

好了,以上這些都是前言,接下來故事才真正開始。

因為病房不多,阿貴姐一開始入住的是雙人房靠牆壁那一床,隔壁床是一位非常纖弱瘦小的老太太,看護她的是一位年紀大我一些的女士,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老太太的小女兒。小女兒對老太太的態度非常不耐煩,雖然照顧週到,但是經常聽到他斥罵老太太。

最常聽到小女兒女士罵老太太的就是「你要幹嘛啦」,阿貴姐說因為老太太已經有點糊塗了,所以會出現一些異常的舉動,甚至還問小女兒女士「你是誰」。我是傍晚時分到達醫院,只見老太太舉止輕柔沉默寡言,看起來乾乾淨淨,因此我聽到小女兒女士罵她,總有一種心疼的感覺。

老太太另外有一位大女兒,年紀比小女兒女士略大了幾歲,對待老太太的態度就溫和許多,大概知道老太太年紀大了犯糊塗病,和她說話總像哄小孩,一會兒逗她,一會兒哄她,永遠都笑嘻嘻地,老太太和她相處時話也明顯多了,思路也比較清楚,我當時還想,養個這樣的女兒才值得呢,小的那個未免太誇張了。

但是大女兒女士只有傍晚時過來兩個小時左右,晚上小女兒女士又來換班了,我心裡想老太太今晚難過了,殊不知難過的即將是我跟阿貴姐......。(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