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不要問,有些事情不要說。」-2010年夏@日本京都

離開三十三間堂後我們的下一個行程是伏見稻荷大社,簡單來說就是京都市伏見區內的稻荷神社,因為同時也是日本境內四萬多個稻荷神社的總社,所以稱為大社。稻荷神是專司農業與商業的數位神明,以全名為宇迦之御魂大神的神明為首,這位名字聽起來很浪漫的大神也在許多日本少年少女漫畫裡出現過(對,我看過...)(掩面)。

伏見稻荷大社位在稻荷山的山腰,據說整座山頭都是神域(聖域),而許多來此求財許願求平安的信徒或公司行號因此就在後山以個人或公司名義豎了許多鳥居作為感謝,伏見稻荷大社千鳥居之名由此而來。到底有沒有一千個,我個人是覺得絕對超過,鳥居密度讓人猶如走在隧道裡,雖然橘紅的鳥居數大便是美,但是說真的也有一種永遠走不到盡頭又捨不得回頭的焦慮。

狐狸是傳說中稻荷神的使者,因此神社裡有許多狐狸石雕。說個以前聽過關於豆皮壽司的故事。據說是因為狐狸特別愛吃豆皮,因此人們就以豆皮壽司作為供品,因此豆皮壽司也就有了稻荷壽司的別稱。而反過來,豆皮烏龍麵等料理有時也會被暱稱為狐狸烏龍麵(這是我看漫畫學來的唷)(不保證正確性,哈哈哈)。

因為年代久遠(畢竟都三年多了),所以我有一點忘記我們的交通方式,姑狗了一下應該是搭京阪電車在伏見稻荷站下車。稻荷大社的氣勢不是蓋的,整個車站就像大社的前哨站,充滿著與鳥居同色的華美紅漆和舉目皆的可愛狐狸,就連我和牡丹這樣的漢子都忍不住驚呼連連,更別提少女心阿珠了。用個比較老套的說法,剛下車我們的記憶卡就被謀殺啦。

京阪電車的伏見稻荷站算是比較傳統簡易的火車站,但是這樣緊鄰鐵路又頗有懷舊風味的車站完全擊中喜歡老東西的我。車站步行至伏見稻荷大社只要三分鐘腳程,還會經過一條商店街。另外一種交通方式是搭乘JR奈良線在伏見站下車,聽說距離大社也很近。

附上一張電車經過的照片,再鐵路地下化的台北住久了,看到地面電車和鐵軌還是一陣心動啊。

我們到達時間並不早,大約已經三點多近四點,可能因為靠近山區,這裡的氣溫和陽光不若原本熾熱,商店街灑著淡淡的斜陽,穿著長桶襪的女學生站在老店門口的畫面好美,好像日本漫畫(你到底是看了多少漫畫),可惜我們是赤貧之旅,沒有多餘的錢購買甜食(其實也是因為日本的甜食都太甜我本人也嚥不太下去),因此只留下這張非常恬靜的照片就離開了。

小甜食們不論造型還是包裝都很有趣,雖然價格並不貴,但是包裝也不含糊。當時曾經想過要不要帶幾盒回家當土產,但是想想旅行還有五天,之後幾天還要途經奈良宇治而奔大阪,保存不易,因此就放棄了。

沿途景緻精巧可愛,沿河而築的日本老式建築和塗著橘紅色漆的小橋或旅遊指引散發著優雅樸實的氣息,短短的幾分鐘路程我們走了半小時,因為中間忍不住受一間小土產店吸引了,三個人逛進去就粘住了,幸好還記得這是赤貧之旅所以謹守著荷包,但是我老人家還是忍不住買了一個很適合搭配浴衣的和風黃色小手提包,沒記錯的話才九百日幣,但是造型和質感都很好,日後參加浴衣體驗時我也喜滋滋地提出門了,可惜當時忘了拍照,日後回台灣因為土產買太少就忍痛割愛將之送出了。(虎目含淚)

雖然我們三個當時都不太會說日文,但是在中壢搭訕王牡丹小姐的庇蔭下,也和商店女主人相談甚歡,也不知道為什麼,講到最後老闆娘就從櫃子裡拿出三支橘色的竹骨團扇遞給我們,說這是之前商店街辦活動時的贈品,當初就是有錢買不到,現在更是已經絕版了,看在我們是有緣人的份上送給我們(神奇吧,出國的時候聽力就會變得特別好!)

就是他!照片下方繪著一隻黃色小狐狸的扇子,扇面是紙,非常可愛,我很珍惜地放在背包裡帶回台灣了,到現在還插在我房間的書桌上。(因為當時沒有拍扇子的獨照,所以這是進了稻荷大社後和整修中的樓台合拍的照片)。

終於穿過了側門,進入稻荷大社。因為佔地整顆山頭,因此比之下鴨神社更為遼闊,和位於市區內只開放小區域的晴明神社相比更覺得稻荷大神有錢很多。(誤)

印象中,因為我們到訪時正巧是某個祭典籌備期,所以神社內熱鬧非凡,除了高掛許多獻燈字樣得燈籠,神社的建築物也有許多架起了鷹架在整修抹漆等。

令我非常吃驚的商品。感覺這也是常見的福神,但是其實我不太確定該怎麼稱呼他。本來只覺得可愛,但是一看到價錢就尊敬他了。

美麗的主殿是華麗的唐門,氣勢恢弘。雖然漆色不如鳥居燦亮,但是在淡淡的陽光下這樣的色度剛剛好。

狐狸是稻荷神的使者,因此大社中四處都是狐狸的石像,每一隻狐狸神情都不同,嘴裡也都刁著不同的東西唷。有些咬著書,有些咬著稻穗。在西斜的陽光下剛猛肅穆,坦白說令我不太敢直視。

這時已經快四點了,我們把握時間決定直衝山腰一睹千本鳥居奇觀。從殿側的樓梯走上去就可以往後山的千鳥居前進。但是這個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其實這個時間上山真的太不妥了。(遠目)

走上樓梯之後回頭望,太陽在我們身後,沿路掛著的燈籠和鳥居在夕陽下發出淡淡的光澤,人不多,但是也不少,是剛剛好的數目。讓人不覺得寂寞,卻也不會因為喧囂而暴躁。

我們先是穿過一條柏油舖就的小路,整理地乾乾淨淨,兩旁淨是高過我們的大型石燈籠,每隔一段距離就出現一隻狐狸石像。牡丹說,據說在山腰有小型的稻荷神社,充滿了不同大小款式表情的狐狸神像,我們聽了為之神往,雖然不知道確切位置,卻開始了這尋找的旅途。

路越來越小條,兩旁也越來越野性,不像神社附近有細緻抹平的的水泥鑲邊。這裡的路況還算好走,可是看得出來整修的痕跡已有年份,大概是因為已經走到山陰處,落葉紛紛,竟有幾分冷清。

眼前出現的第一本鳥居,我們的心情都很激動,確實就和過去所見的照片與影片一樣,連綿不絕的鳥居們往上而去,難見盡頭。第一個鳥居的額上有著匾,書有稻荷大神四字,在它後面是信徒們的心意,對於稻荷大神的眷顧無以為報,只有一道一道將這座山繞成了千本鳥居。

千本鳥居綿延山路,沿山而蓋,沒有太多商業化的攤商或過度開發的修整,就只是靜靜成群地帶領旅人往上攀爬。

原本,這是一幅很美的風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因為天色漸漸晚了,我卻開始覺得有點害怕,覺得寒冷,有一種小動物的本能阻止我繼續往前走。我向兩位旅伴表達我的恐懼,但是當時才四點多,還有陽光,牡丹表示應該還可以再走一會兒,因此大家約定五點時不論走到哪裡都直接回頭。

千本鳥居並非全程都是線狀前進,走一陣子會出現一些小神社的聚落,並有狐狸使者守護。但是我越走越開始感覺不舒服,頭隱隱作痛,肩膀也很不舒服(還好還有力氣舉起相機)。原本覺得絕美的千本鳥居有一種怎樣都走不完的感覺,很想馬上轉身逃走,可是我無法分辨那是類似幽閉恐懼症的感覺還是真的是感應到了什麼,因為我向來不是一個對靈異敏感的人。

這時候狐狸使者的眼神開始讓我覺得壓力很大,這裡的狐狸石像不像商店街大姐給我們的扇子上的那樣可愛,而是帶著嚴肅甚至有點凶狠的眼神,加上站在高高的石柱上,我總覺得他們在瞪我。五點了,我再也無法忍受,我對牡丹說不論如何我要下山了,我頭痛地不得了。

山上貓很多,我在一個有貓的轉角找到了下山的路,原來千鳥居蜿蜒的不是一條山路,而是錯綜複雜的數條交叉的山路。牡丹跟阿珠看我面色不好,已經開始擺臉色了(羞),加上日頭漸落,的確也有點可怕了,因此也默默跟在我身後一起下山了。

百忙之中我還是拍了水溝蓋XD,日本的水溝蓋很可愛,不同區域有不同的形狀,在嵐山我就拍到楓葉形狀的水溝蓋。這裡的圓圈圈們雖然我看不出涵義,但是還是已到此一遊的心情拍下了。

這時候牡丹提起沒有看到傳說中數百尊可做掌上舞的小狐狸神像有些不甘心,但是我老人家腦門實在太痛,因此就很沒風度地說反正我要馬上下山,並且以非快的速度將她兩人甩在身後,自顧自狂奔下山。

相片

相片

相片

下山的這條路,比起上山的那條路,顯得平整乾淨許多。果然沒多久我們就看到小商店,商店前有人(走了好久都沒看到人啊),還有好多貓。日本的貓咪TNR好可愛,只在耳朵上剪個櫻花花瓣般的缺口。自在的貓咪讓我的頭痛舒緩了一會兒,忍不住停下腳步和他們玩。這時我忽然突發奇問牡丹,稻荷大神算是正神嗎?牡丹瞪大眼睛看著我,搖搖頭,但是叫我不要亂講話。

我當時忽然有點懷疑我頭痛可能不是單純的心理作用。

我在商店的強面上看到好可愛的千本鳥居宣傳繪圖,可是身在其中的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可愛,那麼美麗的千鳥居,在我面前好像擴張成一張紅色的網,讓我急欲逃走。

就在這個時候,當我們離開商店又轉過一個彎時,我們竟然看到了,那傳說中有數百尊可愛小狐狸神像的小神社群落。牡丹欣喜若狂,連我也忍不住走近細看。穿著打扮表情各異的小狐狸神像們和小神社群聚在一起,真的很可愛。但是大概是因為我頭痛的關係,總覺得當我凝視著這些小狐狸,我心裡還是有一種難以形容無法克制的害怕。(但是相較於大狐狸石像,這些小狐狸已經超級超級可愛了!)

高度大約一個手掌的小狐狸們面前,竟然還有比他們更小的小小狐狸,大約一個指節高,若不細看根本沒發現。我們在小神社群落停了了約半小時,牡丹說其實像這種小神社群落在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中有好幾個,我們看到的只是其中一個。我苦著臉說但是我實在沒辦法繼續找下去了,我的頭越來越痛,而且和平常感冒的痛不太一樣,感覺像有人壓著我頸子和頭相接的地方,兩位姊妹請自便吧,我先下山了。

終於下山了,狐狸使者石像冷冷地看著我。我只是個歪國忍,不要這樣嚇我啊。(手刀奔逃)

這時我忽然發現,沿路一直有說有笑而且明顯對我擺臭臉發脾氣堅持要下山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的牡丹和阿珠已經沉默好久了,腳步也越來越快,原本和我一直保持一段距離,現在卻緊跟在我身後了。

夕陽餘暉下,我們終於離開後山回到神社本殿區了。夕陽西下,這時已經過了六點,只是夏天日長,還不至於天色全黑。

神社區還是熱鬧,我摸摸自己後腦杓,取出水壺喝了幾口水,坐在台階上發呆。

我的頭,在走進神社區後,就一點也不痛了!

我覺得好糊塗啊,到底是稻荷大神不高興所以讓我頭痛,還是說後山的誰讓我頭痛,而走進稻荷大社之後受稻荷神庇護所以就不痛了呢?

我回頭看阿珠和牡丹,他們也走到我身邊,慰問我知道我已經沒事之後,他們又到千本鳥居的另外一個入口處拍照。

我在台階上呆坐看夕陽,等兩位旅伴回來後,三人沉默的離開了稻荷大社。回程的路上,他們問起我當時為什麼急著離開,我才坦然告知「我覺得我的頭痛不單純但是當時不敢說」,他們說,其實在看完小神社聚落群後,他們也開始頭痛了,而且跟我一樣,一下山走進神社沒多久頭痛就漸漸消失了。

我們三個都不是敏感的靈異體質,一輩子也沒發生過這種事情,因此三顆腦袋一起想也想不通,後來就不想了。幸好雖然當時三顆腦袋一起頭痛,但是並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只是回台灣後和其他朋友聊起,大家都大驚小怪的說「伏見稻荷的後山超陰的你們竟然敢晚上才去」,我也才後知後覺嚇了一跳,但是問起如何陰,好像也沒人說得出個所以然,都是聽說。

這件事情,我身邊的朋友應該都聽過,甚至貢丸湯去日本時還因此刪掉了這個行程。不過如果問我,其實我挺喜歡這裡,千本鳥居美不勝收,甚是奇觀,我並不會鼓吹大家不要去這個地方,但是我還是建議大家白天太陽大的時候去吧(聽說清晨時也挺「涼」的)。

從神社出發沿著千本鳥居走到山頂再下來,聽說腳程快也要兩個小時左右。如果有機會我應該會想要登頂,千本鳥居在陽光下一定很美,雖然要克服那如隧道般看不到盡頭的壓迫感,以及回頭看不到來時路的艷紅,但是我還是認為這是一個值得一探的地方。因為,它真的很妖,也真的很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