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摘要:富源早餐店、手工藝市場。

上圖是我本人和州立清真寺外觀合照,選這張是因為州立清真寺外觀實在太可愛了很像模型,所以把控腿粗擺上去當一下比例尺讓大家見識一下它其實很巨大。

先簡單說明一下我們在沙巴的第一個夜晚。之所以選擇亞庇快捷旅館(Cititel Express Kota Kinabalu Hotel)入住,其實純粹是懶惰。我們在春天時就已經被便宜機票迷惑,但是旅館卻一直到出發前兩三個星期才確定,我和樟腦丸的共識是越便宜越好,因此當他告訴我亞庇快捷旅館有無窗戶的雙人房一晚上台幣一千四時我就決定「是它了」,一來時間緊迫很怕不快點下訂會沒地方住,二來時間緊迫我忙著辦過期護照排行程找景點已經無心力再找旅館資訊,三來時間緊迫就覺得事情不要拖拖拉拉比較好(這三個不是同一個理由嗎...)。

踏進飯店時我其實頗驚豔,本來以為價位如此低廉大概會是比較老舊的旅館,但他除了外表亮麗(牆壁上畫著七彩的線條啊),大廳也非常乾淨寬敞,當然比不上五星級旅店的豪奢,但是清爽明亮已經非常符合我本人的需求了。和櫃檯交換過鑰匙並且取得wifi帳密後(感謝樟腦丸,因為我到此時還無法適應當地口音因此沒有一句聽得懂),我們就上樓了,不過電梯有點遲緩,不論是感應磁釦還是開關門都要略等一等,頗有種風燭殘年的辛酸,不過外表看起來還是相當亮麗。

房間不大,擺兩張床一張小桌子一個小衣櫃加上個走道就滿了,但是因為我們是兩個小個子女生所以不覺擁擠,電視是壁掛式的不占空間,小桌子還貼心附了小凳子還有頂燈,我每晚寫明信片時都為此感謝。浴室和房間相比大地驚人,乾溼分離加起來大概有三分之一個房間大吧,盥洗用具很簡單,一個人一條大毛巾一顆小肥皂,浴帽棉花棒只有一份,牆壁上的清潔劑可以洗頭洗臉洗身體無限暢洗,但是我和樟腦丸都帶了自己習慣用的清潔用品。

但是飯店附贈的清潔劑後來發揮了奇效,這裡我就先賣個關子。

房間的寢具就和所有的飯店一樣都是純白色的,裝潢樸素簡單沒有太多壓迫性的東西,房裡冷氣非常過癮,到了一個連怕熱的樟腦丸都會打哆嗦的地步,所以我們後來就把房裡冷氣關了,妙的是這樣還是會冷!可見中央空調氣溫壓多低了(後來發現在亞庇只要有冷氣的地方都令人打哆嗦,這裡的人超愛低溫)。

我和樟腦丸聯手沒兩天就把房間搞得跟戰場一樣,所以第三天出門時掛起了打掃牌,回家時房間燦亮一新,而且每樣東西都被收拾得整整齊齊,以居住品質而言我覺得非常不錯(好想把打掃的大姐帶回台灣)。唯一比較麻煩的大概就是我們洗完的衣服老是不乾,但這也可能是因為沒有洗衣機無法脫水,而且房裡又沒有窗戶的關係。本來以為亞庇屬熱帶應該衣服沒一會兒就乾了,但其實這裡的雨季空氣也蠻潮濕的(即使是大熱天),我去那裏曬了三天半都沒有抹化妝水,皮膚還不如台灣乾。

走廊轉角處有飲水機,冷熱溫水皆有,旁邊還有熨斗和熨斗桌,提供需要熨燙衣物的住客使用(但偏偏就是沒有洗衣機也沒有乾洗部門啊哀嚎),我們一直到要離開當天才發現飯店旁邊有間自助洗衣店,但為時已晚。還好我們都有多帶一套衣服,第一天洗的衣服到最後一天也總算乾了,還能上身。

如果有人抱持著跟我一樣只求便宜、方便、乾淨、舒服的住宿,那我覺得亞庇快捷飯店是不錯的選擇,它雖然不是挺豪華,但旅行時習慣早出晚歸的人其實回飯店也只是睡覺而已,飯店人員態度也不錯,我們若有要求都會馬上做到(好比想要大毛巾,五分鐘內就送來了。凌晨請他們幫忙叫計程車去機場,也馬上就有車。)距離市區內的景點也不算太遠,走路到不了的地方搭車也都不超過二十分鐘(不塞車的狀態下),要吃東西也很方便,重點是好便宜啊XD

說完了飯店開始進入第二天的戰果報告(?)吧。我們出發前原本計畫如下:第二天早上參觀手工藝市場,然後慢慢晃到下午參加長鼻猴濕地旅行團(看長鼻猴+螢火蟲所以回飯店大概晚上十點)。第三天整天玩海島(預計跳島=玩兩個島),晚上去吃海鮮。第四天則看兩個清真寺以及其他市區內的景點或古蹟,隨意浪費時間或吃吃喝喝。

計畫總趕不上變化(這句話真的好好用),出發前一天樟腦丸告訴我一件我們都沒注意到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在亞庇的第四天恰好是星期五,又恰好是教徒們前往清真寺參拜的時間,所以到時候不但可能塞車,而且清真寺就不對外開放參觀內部了。因此我們緊急調整了計畫,第二天早上提早起床參觀手工藝市場,接著飛車(?)趕往州立清真寺,再走路到附近的沙巴博物館,接著再走路回飯店趕兩點鐘的長鼻猴濕地旅行團。

因此我們第二天的行程就從早上六點半起床開始(其實這是我的行程,因為我習慣早上起床沖澡,所以比樟腦丸早半個小時起床)。整裝出發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當然是吃早餐,人是鐵飯是鋼,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吃會葛屁(有必要為了押韻講得這麼難聽嗎)。前一天睡前我們就計畫好要再去吃一次富源早餐店(是的,就是我們前一天在快撐死的時候還堅持要去吃兩個三明治當消夜的富源早餐店),除了好吃之外也是因為它的分店開在飯店旁邊走路三分鐘就到了,所以,我們決定再給它一次迷倒我們的機會。

這一餐我點的是「牛油牛奶」,吃起來像抹了煉乳再夾上奶油,但現在想想或許那不是煉乳而是在地人阿懶姐說的「淡奶」吧?前一夜吃消夜的經驗讓我選擇了烤土司而不是白吐司。

一大早就吃到抹了煉乳夾了奶油還烤得焦焦脆脆的吐司我真是感動得淚水鼻水都分不清了,更別提那一杯令人銷魂的拉茶了,我到現在還很驚豔於他們的奶茶裡那股濃郁的茶香,阿懶姐再三強調應該是真的用茶葉泡的茶而不是香精,那也莫怪我喝了神清氣爽清心明目還好像有點長高了呢!(一切都是幻覺吧)

上圖左上有點像粽子般排列著的孩子們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們是誰,富源的生意非常好,連拿貨(?)都要用號碼牌,所以沒人可以跟你聊天打屁講解商品,我猜這粽子裡面包的是椰漿飯,但樟腦丸說椰漿飯通常都要現做不可能包好放那邊,所以一切依舊無解,看來又要期待阿懶姐出面了。右下的小杯子是花生醬,樟腦丸每次去都想吃花生口醬口味的吐司,但是我都恐嚇她花生醬很容易有黃麴毒素,最好等要離開的那一天再吃,萬一出了甚麼事情至少可以回台灣就醫,所以她真的撐到最後一天才吃~(我超欠揍!哈哈~)

說到拿號碼牌這件事情,不得不提提我們這天在富源買早餐的窘況。本來我們點了兩份吐司一杯拉茶,但不知道是收銀檯小姐聽錯還是我們自己說錯,她竟然替我們點了一杯熱拉茶。當然我們當下就糾正她了,但是因為冰拉茶的價錢比熱拉茶高(舉凡飲料要加冰塊都要多收錢),所以她將兩份吐司和一杯拉茶分成兩張收據,當然也就有兩個號碼牌了。

櫃台叮咚叮咚地叫號,恩輪到我們的兩份烤土司了,樟腦丸出發取貨,我在位置上等。沒想到她卻滿面疑惑地端了一杯冰拉茶回來,據說是給貨的小姐看了她兩張收據後,告訴她「吐司還沒好」,然後給了她一杯拉茶,卻取走了吐司的收據!我悠哉悠哉地喝著拉茶:「喔是喔,那等一下用拉茶的收據去跟他們要吐司好了。」

沒想到我果然太天真了,當我拿著拉茶的收據去跟小姐換吐司時,小姐完全不給我!(廢話)我不停用鱉腳的英文向她解釋剛剛她把我們吐司的收據拿走了,卻給我們一杯拉茶,所以我現在要拿回我的吐司。令我驚訝的是不管是收銀台的小姐還是給貨區的小姐都用一種「莫問是與非」的表情看著我,甚至丟下還在說話的我忽然轉身拿東西給別人,我當時好震驚,心裡想「我的英文破爛到沒人聽得懂了」!

其實現在想想就不驚訝了,亞庇真的是一個非常悠哉到近乎麻痺的地方,所以小姐們即使記得他們做了甚麼,或是我是誰,他們也不在乎,我不知道他們是裝聾作啞還是真的聽不懂我說的話,不過他們並沒有試圖要幫我解決的意思。後來是一個年紀略長看起來在店裡階層比較高的大叔走出來問我(可能因為這個外國女人一直擋住別人的動線機哩瓜啦講個不停),我只好又解釋一次,說我剛才買了兩份吐司一杯拉茶,但是小姐取走吐司的收據卻只給我一杯拉茶,而你們應該還要給我兩份吐司!

大叔聽了好幾次還是一副沒聽懂的樣子,因為餐廳裡非常吵雜,但是令人驚訝的是大叔也忽然丟下講個不停的我轉身對後面的人大吼了一句我聽不懂的馬來話(好想抓住他領子說我還在講話好嗎),就在這個磨門特!我看到了,我親愛的兩份吐司被放在出菜檯上,好久了,孤零零地,嬌怯怯地,舉目無親。

我指著那兩份疊在一起的烤土司拉高嗓門喊,就是那兩份!那是「我的」烤吐司!一份牛油咖央一份牛油牛奶!烤的!我還一邊揮舞手裡的收據。

大叔狐疑地把我的收據拿過去看,噘著嘴說可是這是拉茶的收據,然後試圖拿一杯拉茶給我。(其實一杯拉茶的單價比兩份烤吐司高,可是我不想早餐只喝拉茶!)

我很激動地又把所有的劇情再講了一次(真是要瘋了),我買了兩份吐司一杯拉茶,然後櫃台那個小姐把我們的餐點分成兩張收據(我手指了一下坐在櫃檯微笑好像一切都跟她無關的小姐A),結果給貨的小姐卻把吐司的收據收走給我們拉茶(我手指了一下站在給貨台擺臭臉翻白眼好像一切都與她無關的小姐B),然後我現在要我的吐司(我手指著躺在出菜檯上對我哭喊著媽媽救命的兩份烤土司)!拉茶我已經拿了(我手指著樟腦丸和她桌上喝了一半的拉茶)!所以,現在,給我我的吐司!That are my toasts!Give me my toasts!RIGHT!NOW!PLZ! 

你猜怎麼著?我拿到我的吐司了。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買早餐買得這麼累過。為了總價將近台幣30塊錢的兩份烤土司我根本是拿老命去拚了,而且當時完全沒有想到可以講中文試試看。因為櫃台的兩個妹看起來都不是華人,所以大叔一來我也直覺的一直用英文機哩瓜啦,但事後回想那個大叔根本就長了一副華人臉啊!(他們派大叔出來是不是也是看我一副華人臉?)

離開富源後我們開始往手工藝市場的方向前進,因為是大白天所以我們看到巷子就走巷子看到大路就走大路,沒有特別避開巷子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巷子裡比較多可愛的小店或街景。前一夜還下著雨的事情好像作夢一樣,一早醒來就看到這樣湛藍美麗的天空,讓我忍不住摸著下巴說:「老天爺總算還給我控某人幾分薄面~。」樟腦丸也很驕傲的說她的朋友封她為小太陽,所以可能是老天給我的薄面加上小太陽的威力讓亞庇出現了美麗的豔陽天,別說我自吹自擂,我們要離開的那天晚上亞庇就下起了傾盆大雨呢(撥髮)。

上面兩張照片裡的小圖都是街邊看到的東西,不管是明黃色的消防栓還是忽然出現在路邊的拿督公小廟,都讓我覺得很新鮮。有些地方(好比日本)會有一種讓人覺得還在台灣的感覺,但是在這裡你可絕對不會搞錯啦,除了天氣,這裡如萬花筒般的人種、語言、擺飾都一再提醒著,這裡可不是台灣喔。

途經一個早市,有賣菜有賣肉有賣水果以及(站得很直的)太陽眼鏡,就是沒人賣魚!所以這裡的海鮮果然只有晚市才有嗎?是因為晚上靠岸的漁船正好把漁獲送到夜市賣嗎?(徹底迷惑的台灣人)然後我在這邊連一次椰子都沒喝過就是拜左上那張照片所賜,當我看到椰子和垃圾組成的這個團體我就沒法說服我自己了。

在手工藝市場旁邊一個簡便碼頭,光只是這樣看著海天就令人心醉神迷了。簡單的柵欄,簡單的海,簡單的遊艇和漁船,簡單的白雲和天空。雖然晴空萬里,卻不覺得悶熱,因為這裡總是吹著習習的風。但是這風卻不鹹不腥,一點也沒有催皮乾裂的殘酷,倒像和太陽一夥兒似的在皮膚上閒逛,讓人連傘也懶得撐了。(對,這就是我三天內黑了五度的秘訣。)(誰想知道啊)

風雖溫柔,卻還是撕碎了白雲,所以天空上的每一朵雲都飄飄蕩蕩地。

岸邊的一葉孤舟。風吹來,海面起皺,大大小小的船隻搖晃著,小舟也搖晃著。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這樣的場景卻不感覺寂寞,一定是因為陽光太過燦爛的關係。(老天也算給我控某人幾分薄面)(是要講幾次)

碼頭原來還是有其功效,岸邊的青年和船上的青年正拋接著椰子,不知道要送到哪去。椰子在空中停留的瞬間有一種節奏感,但是對旅人來說新奇的一幕卻是他們每天的生活。整個亞庇就像一個遊樂場,總覺得每一個人每一個行業都與觀光脫不了關係,究竟是我停留的時間太短所以了解不夠深入,還是說觀光的確是亞庇最重要也是唯一的生存之道呢?

不確定是不是中央市場,在手工藝市場旁邊,因為當時好像還沒開放,加上我們也沒有太多時間,所以只是路過而已。回眸一瞥看到有人在販售類似珊瑚擺飾的東西,無法分辨真偽。

終於到達手工藝市場時我只能說非常震驚!網路資料表示手工藝市場自早上九點開始到晚上六點,但是我們到達時都已經九點半了,鐵門還半掩著,從門縫裡偷偷往裡望,只見眾多少女店員們說說笑笑,有些拿著掃把和水桶在清掃地面,有些根本站在那裏發呆,或是聊天談笑,一點也沒有要開門做生意的感覺。

我原本想像手工藝市場是露天大廣場擺攤,但實際上卻是有遮棚的室內市場,棋盤式的排列方式,每一綜列都有一個門,橫向則可自由穿梭,也就是說不論從哪一個門進去都可以隨意在市場內走動,但前提是他們得開始營業啊。

我和樟腦丸在市場外走了一趟,走到最後一個門時總算鼓起勇氣決定進去闖一闖。但是我們甚麼也沒買,因為雖然幾乎每一個攤位都有店員,但是看起來像開始營業的攤位很少,大部分的店員看到我們都視若無睹,有人坐在自己的攤子上引吭高歌(一點都不誇張啊),或是三三兩兩談笑,或是摳著指甲。比較勤勞的就是撢撢商品或排列一下商品,但是看到我們依然面無表情,我懷疑,是不是我們記錯了市場開始的時間。

當然甚麼都沒買也不完全是因為店員或市場沒開張的關係,主要是沒有看到特別喜歡的東西。我們幾乎把每個攤子都逛過了,大部分都是如上面兩張照片的紀念品、木雕、布玩偶,總是寫著大大的沙巴或亞庇等字樣。而我原本想要買的南島風味手環、項鍊、耳環、髮夾等自己喜歡又可以做為禮品送人的首飾,卻幾乎沒看到。後來在飛機上看到隔壁女生買了一對好美的孔雀藍民族風耳環好想掐住她脖子問她在哪買的~

在手工藝市場看到的紀念品,我個人是覺得品質都有點粗糙,怎麼看都像是為了痛宰觀光肥羊而趕工出來的量產品,尤其是寫著沙巴字樣的紀念品,我相信在整個沙巴都可以買到,因此雖然有些設計得著實可愛,但是看到那品質實在買不下手(窮酸鬼的錢本來就綁得特別緊了啊),因此逛了大約一個小時還是沒有幾個攤位開張的狀況下,我們就離開了。

這張照片是回飯店途中發現的「榴槤王」店頭海報,榴槤王不賣榴槤,而是賣很多亞庇食物禮盒(簡稱土產),包括咖啡啦茶啦等等,有沒有比較便宜我不知道,因為我也沒買。當初會走進這家店是因為被這張地圖和旁邊的標語吸引,它說店裡有免費的觀光資訊可以拿,但我們走進去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拿啊,或是可能需要跟小姐開口才可以拿吧,總之後來我們又兩手空空離開了。

是說當時也不需要任何資料了,因為亞庇真的不大,有時候心裡有疑惑就晚上回飯店用樟腦丸的手機查一下(我的手機wifi功能疑似壞掉了)就可以了。

我發現這篇字數好多,剩下的下回待續好了。至於文章開頭那張在本篇完全沒提到的州立清真寺,也下回待續囉!(莊孝維嗎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