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摘要:亞庇肉骨茶、開心旅行社、獨立廣場、艾京生鐘塔、東南書局、怡豐茶室。

※我們所住的亞庇快捷飯店旁邊的亞庇肉骨茶裡賣的肉骨茶,一碗不含麵或飯7塊馬幣。

亞庇機場位在亞庇市的最左邊,而我們住的亞庇快捷飯店在亞庇市中間,要去海島的碼頭在最右邊(請原諒一個地理白癡如此不精準的說法,所有遊記寫完心情好再來寫攻略好了)。在機場和飯店之間的景點有州立清真寺、沙巴博物館、沙巴美術館等,而其他市區內的景點則分散在飯店和碼頭之間。美麗的水上清真寺則比碼頭更右邊,所以一定要搭計程車(介紹水上清真寺時再來說明那邊的交通)。

第一天的行程簡單來說就是先到飯店換褲子(因為飛機上太冷所以一定要穿長褲,但是到當地又覺得應該要換短褲),然後找東西吃(因為窮酸所以沒有買飛機餐,機場也沒東西吃,雖然有帶零食但吃完只有肉體的滿足沒有精神的愉悅),接著步行從飯店走到碼頭旁邊的沙巴大廈購買隔日要參加的長鼻猴濕地短期旅行團,順便做個市區巡禮,途中會經過的景點有艾京生鐘塔、獨立廣場和旗標山瞭望台。

說真的剛下飛機時我有點沮喪,因為天氣不好,還飄著小雨,我腦海中浮現「如果在沙巴這幾天的天氣比台北還差那我真的要去跳海了」的念頭(是說本來就會下海啊),天空是醜醜的淺灰色,飛機的玻璃窗上打著點點絲絲的水珠,我起霧的鏡片也無法倖免,就像我含憂帶怨的心情,太不甘心了,這不是我期待的陽光少女行程。

樟腦丸說根據資料十月開始已經是沙巴的雨季,所以這次出遊天氣如何真的全看老天高興。我仰頭望著老天試圖跟他溝通,心裡有點擔心這裡的老天只聽得懂馬來文。雲層很厚,行李很重,肚子很餓,通關時插隊的大陸旅行團比想像中多(傳說中的十一長假嗎),再也沒有比這更慘的心情了。

民以食為天,這句話說得太好了,既來之則安之,先吃再說吧。早上七點吃的糯米飯糰在我們抵達飯店的兩點半時簡直像不曾存在過一樣,誰說糯米不好消化?我想中午不到他們就被我消化得屍骨無存了吧,因此火速放好行李換好褲子馬上揹著相機和錢出發找食物去,雖然天氣還是不太好,但是至少雨停了,我抬頭對著老天誠懇地說,今天只是市區巡禮就讓你發發脾氣,明天開始可不許你這樣亂來囉。老天沒有說話(廢話),但是天空的某一個小角落被撥開了,露出極小極小的一點點藍天,算是老天給我們的一點回答吧。

選擇亞庇肉骨茶純粹只是因為他就在飯店旁邊,大門兒走出來往左看就可以看到他大大的招牌和排列整齊的桌椅,當時我已餓到如狼似虎(這人亂用成語),看他店面還乾淨就想衝進去吃,樟腦丸說可是沒啥客人會不會不太保險,所以我們決定先點一碗一起吃填個肚子就好,一來可以避免吃到地雷,二來可以留下更多肚子去吃更多美食(動機不良)。

老闆聽到我們只點一碗而且不加麵不加飯不加冬粉的時候表現得非常有風度(雖然輕輕地挑了挑眉毛),本來我們以為是因為他生意不好所以有客人就接,但是隔天中午我們經過時發現店裡的客人多到滿出來,所以我們吃的時候沒人應該只是因為時間太奇怪(星期二下午三點鐘誰有空吃飯啊)。其實我不太喜歡吃藥膳類的食物,所以我從來沒有吃過肉骨茶,連肉骨茶口味的泡麵都沒吃過,因此樟腦丸出發前還怕我去那邊會餓肚子(挑嘴的形象深植人心啊)。

但是實際上在沙巴的第一餐讓我印象不錯,總共上了兩個碗,一個大碗裡面有料有湯,另外一個小碗裡只有湯。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是每個吃肉骨茶的人都可以拿到一碗料一碗湯,還是老闆看我們兩個人只點一碗怕湯不夠所以多給我們一碗湯。

肉骨茶裡如照片所示有豬肺、豬腸、豬肚、排骨、丸子等等,亞庇肉骨茶的藥膳味不重,湯有點鹹,料吃起來卻很清爽,軟硬適中,不會咬不爛或有腥臭,但也不至於一夾就斷。對於從來沒有吃過肉骨茶的我來說算是不錯的入門款,不過如果要我單喝湯我還是有點難以招架,雖然味道不重但是還是有味道啊~

在亞庇大部分的小店都是東西吃完才付錢,只有早餐店因為人多要叫號所以要先付錢,有些店的訂價不含稅,有些店的訂價含稅,總之有一點小混亂,不過反正都是店家說了算。

亞庇市內相較於台北是個多彩的地方(第一天我穿了花洋裝搭短褲,但是自己覺得看起來好胖所以都沒拍照,哈哈,這是唯一一張不小心拍到的倒影~),雖然樟腦丸說比起泰國,這裡還是相對保守了。就和馬來西亞其他地方一樣,這裡也是多元種族和多元文化的地區,說不上是開放還是保守,街上有一半的女人包著頭巾,但是頭巾的花色千奇百怪,甚至有許多人頭包得很緊,卻穿著曲線畢露的衣服。

 

樟腦丸說因為這裡是回教文化而非伊斯蘭教文化,伊斯蘭教區的女人除了頭髮不能外露外,身體也要以深色的長袍遮掩,但是回教文化區對女人的限制沒有伊斯蘭教區多,所以只要把頭髮遮住即可,其他衣物沒有過多的限制。我很好奇地東張西望,果然看到許多年輕女孩包著改良式頭巾,不但有雙層顏色,還別上可愛的別針如蝴蝶、花朵等,底下穿著緊身的大紅色牛仔褲、腰線明顯的上衣者有之,勒出臀線的魚尾裙者有之,說是爭奇鬥艷也不為過。但是大家都謹守著一個底線,就是不露出身上的肉,因此短袖短褲這種東西只能在觀光客身上看到,我到沙比島那天穿了一件背心,走在路上就可以感受到許多路人異樣的眼光(可能他們以為我這麼黑是當地人還穿這麼暴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說廣東話的人口也不少,所以路上偶然發現很像香港舊書攤的攤位。在亞庇逛街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店員會來騷擾你!他們總是悠哉地坐在位子上看你一眼,在你沒有開口之前他們完全將你視若無物,即使你翻看他們的東西、和同伴站在那裏討論一個小時,他們都不會對你有意見,甚至當你決定要買了,他們依然慢吞吞地,有時候還會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因為「你打擾了他們!」這是一個人們異常悠哉的地方。

在路上偶然看見驚人的粉紅色汽車,卻不討厭!可能因為整個城市的氛圍都太適合這樣亮麗的顏色了。

在亞庇作為一個行人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因為這裡的紅綠燈很少,所以行人非常習慣隨時穿越馬路,而車子也非常習慣隨時有行人穿越馬路,更驚人的是,他們更習慣看到有人亂穿越馬路時馬上降低速度甚至停下車子等行人走過去!

還能有更驚人的嗎?有!那就是當他們被亂穿越馬路的行人阻擾時不但會自動停下等行人過去,而且他們不會按喇叭!他們心甘情願地讓你過馬路啊(流下感動的淚水),甚至有時候我看著駕駛座上的人,不論男女,他們總是一臉充滿耐心的表情,有點像在盤算著等一下晚餐要吃甚麼,太驚人了。

還有更驚人的嗎?有!那就是如果你亂穿越馬路時有一台車子因此停下,造成他後面十幾台車子也被迫停下,這十幾台車子都不會喇叭!十幾台車子都很有耐心地等著亂穿越馬路的行人通過,天啊,到底是亞庇人太有修養還是亞庇的車子上沒有安裝喇叭?如果在台北你這樣搞,大概會有兩百台車子的駕駛會露出要殺你全家的表情吧,更別提那動不動就亂按的喇叭兒啊。

既然是市區巡禮,自然不能放過在地小雜貨店這麼有趣的地方。我們放棄了大條的主要幹道,鑽進了棋盤式的小巷子裡,因此逛了蠻多間類似這樣的小店,上圖的罐頭是人吃的鮪魚罐頭,但是我一開始看到還以為是貓罐頭!因為長得太可愛了~店裡甚麼都有,有點像台灣早期的柑仔店。店門口會聚集一些聊天的人群,相同膚色相同語言的人會自成一團,所以不同的店門口會聚集不同的團體。

逛著逛著,我們無意間發現一間當地的旅行社,專營短期當地旅團。我們倆在門外站了很久,不確定旅行社倒了沒,因為整面落地玻璃窗貼滿了黑色的防曬紙,還有一面玻璃裂開了。後來我指著門上的open牌子表示應該還沒倒吧,推門進去,喝!裡面熱鬧的咧,人滿為患,生意興隆。後來我們才發現,可能因為當地實在太熱了,所以每個店面都貼滿防曬紙,從外面看進去是黑色的,但從裡面看出來是透明的,所以我想當時旅行社的人可能也對站在外面指指點點的我們感到很疑惑吧。但是我剛說了,因為這是一個不會騷擾客人的城市,所以在我們主動推門進去之前,他們是不會管我們的~(是不是超讚啊)

旅行社裡的服務人員都會說華文,加上價錢也和我們出發前在網路上看到的差不多,因此我們就直接付錢訂下了隔天下午的長鼻猴濕地之行。既然對方會說華文,我也就不客氣地掏出地圖確認一下相關資訊,也順便問了他們有沒有甚麼在地人推薦的景點。服務台的小姐本來很疑惑,大概在地景點這種用詞只有台灣人懂吧,所以我就直接說:「就是有沒有甚麼你們本地人才知道的景點啊,不然我們這些都是觀光客去的地方而已啊。」

然後那個年輕的小妞就給我直接噗哧笑出來了。身為觀光客不想只去觀光景點很奇怪嗎?(委屈)不過問了半天好像也沒有甚麼祕密景點,我後來想一想可能人家問我有沒有甚麼新店在地景點我也只會說喔碧潭啊木柵動物園啊貓纜啊這些吧,真是太為難人了。旅行社負責人是個年紀比我們略大的瘦瘦的男子,看起來人不錯,我們也問他有沒有甚麼在地美食可以推薦(這兩個人是怎樣訂一個團跟人家喇咧半天)。

負責人熱心地在我們地圖上圈了幾間店,又問我們等一下要去哪裡。我們說等一下會去看艾京生鐘塔和旗標山。負責人面色凝重地看了看腕表,很委婉地表示艾京生鐘塔沒有問題,但是旗標山要走一段山路,建議我們白天再去,因為晚上那邊會有搶劫的人。

大概我們的表情太吃驚了(來自繁華不夜城半夜去買鹹酥雞都沒事的台北人),負責人又補上一句:「還有啊,天黑之後不要再走這些小巷子了,如果要走就走外面那條大路。」在此非常感謝開心旅行社的先生在我們到達的第一天就給我們這樣的忠告,如果不是他提醒我們,我們大概會被搶劫吧(誤)。

上兩圖是不小心經過的法院。本來我們還以為這是市政廳,而深為這種英式殖民風格建築所迷惑的我還想要闖進去逛一逛(天啊),但是這一道又一道的鐵欄杆實在太密實了,我找了好久都沒找到進去的路,只好放棄(幸好)。開得像朵花的路燈感覺有點像小燈泡的集合,但是某一天晚上我們經過時發現他不會亮,不知道是壞掉了還是他原本就只是個做成街頭藝術的假燈泡。

這才是亞庇市政廳啦,似乎是為了慶祝馬來西亞獨立五十年而在舉辦慶祝活動,所以市政廳外和馬路上掛滿精彩的國旗,飄飄蕩蕩地很美。看到人家獨立五十周年不由得有點羨慕,我們也曾經慶祝過建國一百年啊,可是怎麼好像不太一樣啊。

微妙的亞庇市為了應付多元種族和龐大的觀光客,正式的告示牌上總是充滿繁體中文、英文和馬來文音譯,因此對一個英文不夠好又不會說馬來文的外來客而言,剛開始真的會被搞迷糊。好比在機場當我們遍尋Taxi不著時,才發現原來一直在我們身邊的Teksi就是他本人啊!我不知道那是馬來文念法還是直譯式念法,總之後來看告示牌都要先把每個字念一次比較保險,這才是融入在地生活的最高精神啊~(振臂一呼)

獨立廣場跟我想像的模樣不太一樣,本來以為會是更大有許多紀念石像之類的地方,但卻只是一個有點潮濕(因為前一天下過大雨,而這一天又一直飄著小雨)的草坪,左邊有幾支旗桿,正面豎了一個警告標語。草地上有許多小學生年紀的男孩子在踢足球,一開始只有五個左右,等我們要離開時忽然激增為十幾個。孩子們穿著各異,還有人戴著回教小帽子和及膝的白袍,不同膚色的孩子們踢著同一顆球,盤球的功力看起來都不錯。

這個畫面有點懷念,記得小時候放學後也是跟我哥一起找人找地方玩,只要有一個空地就可以玩很多遊戲。可是現在台北的小孩下課就敢安親班補習班,有多少人下課之後還可以跟同學一起踢踢球呢?小學生和中學生好像成了這個社會最辛苦的動物了。

左邊旗桿後面有另外一群孩子在接受老師的訓練,大概就是做些左轉右轉稍息立正的訓練吧(聽不懂老師的口令啊),我們本來打算偷偷從他們身後走過,但是我們經過時忽然所有的孩子都轉過身來對著我們(老師你整我們吧),我和樟腦丸像被當場抓到的賊一樣羞愧地跑走了(為什麼要啊),只聽到身後的孩子們哄堂大笑,還有人跟我們說哈囉,太可愛了(也太羞愧了)。

離開獨立廣場我們開始尋找艾京生鐘塔,差一點就走錯了路沿著車道走上山,還好遇到一位在運動的老先生。老先生不會說英文,我們不會說馬來文,但是我們有地圖,加上鸚鵡學舌地重複「Atkinson」,老先生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伸出手指往遠方一指(出現了!亞庇指路法!),樟腦丸便心有靈犀地帶著我往正確地向前進了(我是從頭到尾沒有搞懂老先生在講啥)。

終於找到艾京生鐘塔了,可是鐘塔下卻是一處汽車墳場,堆滿了應該是要報廢的車子,看了著實有些傷感。能讓一台車子如此頭破血流的車禍一定很嚴重吧。

鐘塔建在一個小丘之上,根據沙巴旅遊局的資料,這是亞庇市第一任總督法蘭西斯喬治艾京生因瘧疾而在二十八歲時過世時,他在英國的母親於1905年為紀念他而於巴萊士山丘所建,於建後至1956年一直是船隻入港的方向指引,也是亞庇少數逃過戰禍摧殘的古蹟之一。

說真的,鐘樓維護得很好,一點都看不出是百年之物。所在的地點也很顯眼,再想到鐘塔背後的故事,似乎就不能單純將他當作一個普通的景點看待,因為在一百年前,有一個傷心的母親,在地球的另外一邊得知自己不到三十歲的兒子病死他鄉。

繼續回到街景。這是路中央一個很有南島風情的涼亭,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這涼亭的作用,感覺有一點像舞台,不過白天沒人使用。旁邊那位很有戲的先生正在打電話,照片裡的路人總是特別生動。

這時候我們發現東南書店了。據說這裡有許多明信片哪。但是我們也發現東南書店旁邊的怡豐茶室了,聽說這裡有超好吃的叻沙可以吃啊。面臨兩難的兩人到底該怎麼辦呢?揪竟要先買明信片,還是先吃叻沙呢?

當然是先吃叻沙啦,因為怡豐茶室不知道開到幾點啊,書局總是比較晚打烊咩(當時我們真的這樣以為)。上圖是我點的檸檬冰,真是太爽口啦,相較於台灣的茶飲總是沒有茶味,亞庇不管是拉茶還是檸檬茶都有很濃郁的茶味喔,雖然我不知道是真的茶還是香精啦(躲)。

切片檸檬的香氣很重,搭配濃郁的紅茶味,因為加了大量冰塊所以不會過甜,實在太適合走了兩個多小時的悶熱午後啦。這裡的飲料上桌後都要略等才會冰涼,大概因為飲料本身沒有放入冰箱,所以要等冰塊融化吧,不過這種必須稍等一等的心情也可以增添飲料的風味喔(你說人性是不是很X)。

叻沙米粉。看起來有點像咖哩,但是吃起來卻不是咖哩。我很難形容那是甚麼口味,蛋絲、雞絲、豆芽菜和香菜彼此合作,特殊香料味有一點點辛辣卻一點都不嗆,湯頭喝起來像熬過蝦頭,樟腦丸說他的確就是海鮮湯頭啊(轉圈圈)。米粉不是台灣炒米粉的米粉,而比較像雲南過橋米線的那種米粉,比較不Q但也比較能吸收湯汁,搭配著湯吃好順口,一不小心就吃了半碗呢(打嗝)。

驚豔的牛雜湯。一點都不油膩啊!清澈的湯頭不會過鹹,肉丸子和牛肚雖然其貌不揚但是很好吃,點題的蔥花不搶鏡,薄牛肉軟硬適中。但是他們都沒有湯誘人,配著米粉又是不小心就吃掉半碗啊(掩面),這兩個人不是兩個小時前才吃過肉骨茶嗎?為什麼又掃光兩大碗米粉,而且晚上還計畫去吃海鮮啊~

結果吃完我們才發現怡豐茶室營業到晚上六點,價目表就在此附上了,大碗七塊馬幣,小碗五塊半馬幣,我個人是覺得還蠻便宜的(我們兩碗都是小碗)。這裡的飲料也相對便宜,後來我一直想再去買碗桔子檸檬冰或桔子酸梅冰但一直擠不出時間,現在想起來都還流口水啊。

吃完怡豐茶室後我們心滿意足地去隔壁東南書局買明信片,結果才挑了五分鐘左右就看到人家把鐵門拉下來了(驚恐),但是看看也沒人來趕我們,就繼續挑吧(欸!),又挑了十分鐘,一位看起來像老闆的老先生出面請我們隔天早點來了,我看了看手錶,才五點,所以亞庇的書局五點就打烊了?太不可思議了,不愧是號稱沒有夜生活的城市(幹嘛自己亂幫人家取名字),我們很尷尬地把手頭挑好的明信片拿去付錢,順口問了一句「這裡的店都五點打烊嗎」,老先生很神祕地搖搖頭,只說他的店員住得比較遠所以要趕著去搭公車。

我震驚了,公車會來?

看老先生似乎不想多談,我又順口問了郵局怎麼走。老先生說:「你走到外面,看到政通人和的匾額,往左邊走看到一間新開的旅館,從旅館旁邊走看到一個天橋,走上天橋,站在天橋上往下看,右邊有一棟白色的建築物就是了。」

我們聽得頭暈目眩,也不敢多問,趕緊離開了(免得害店員趕不上公車)。

這天我在東南書局買了八張明信片,一張一塊錢馬幣,比我想像中便宜!(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懒
  • 我是来帮你解惑的XDDDD(拍胸膛)

    话说从你的倒影看,一点都不胖啊好吗!(哭)是要我怎样!呜呜。看起来还挺适中的好吗,从肩膀的线条来看根本胖瘦得刚刚好呢!一定是你们台湾女孩儿们太瘦了!(将过错推给别人XDD)

    讲到包头巾,现在蛮多马来女孩都不包了,只有一部分比较保守,或说是比较遵守他们宗教规条的当然还会包。

    至于背心,其实大马人也是有人穿的,但因为大部分女孩穿上以后,会感觉到他人奇怪的目光(其实根本侵犯了女性穿衣的自由权吧,根本就是目X)所以很多人怕羞就没穿。

    过马路这点,跟台湾和大陆的情况比,真的是好太多了。主要是我们的红绿灯很少设置行人的行走灯还有设计良好动线的斑马线,所以大家也习惯了路人乱闯,自己也会停下来。以比例来说的话,大马的司机乱按叭是比较少的,可是还是有啦(吉隆坡啊,可是去过中国回来后我会说咱们真乖这样好听的话XDDDDD)

    说到骚扰客人这点,去购物商场的地方还是有这种现象的,我也不喜欢。但我不知道是哪个笨蛋教他们也要跟国外的服务一样,根本傻X(喂!)如果说主动来招呼客人是因为担心他偷东西的话,这点我可以了解,但常常是迫不及待要推销产品出来,这种感觉真的蛮讨厌的耶

    这种时候我就喜欢传统小店了,因为很自由,而且有从一堆杂货中淘宝贝的感觉。

    幸好旅行社的人有提醒你不要走夜路,嗯,很恐怖。说不完。

    话说我忘了提醒你,走路时要把贵重物品背在内侧,不要对着马路。幸好你这趟没事(流冷汗)

    那个开花的灯,我估计是开斋节时摆上去的,十有八九本来有灯,后来坏了就没人理那样。(捻胡须)

    然后teksi确实是马来文的taxi没错XDDD

    然后跟你们说哈咯的孩子,哈哈哈你们被调戏了!(拍桌笑)不过放心,他肯定也是觉得你们的反应很可爱好玩,所以才小调皮的跟你们打招呼。(想看你们窘窘的样子XDDD 这是大马人的兴趣。我自己也是XDDDDD)

    跟你说,大马人很爱调皮的去调戏人的。我们一群女孩子(女孩子哦,是女孩子哦)在路边档喝茶,看到路过的帅哥老外,会吹口哨调戏他的哦!然后还颇以此为乐

    那个凉亭八成是舞台没错,只会在偶尔有活动才用到。所以那天是你看到清冷的时候~

    话说,书店和茶室,我肯定选书店先,因为正常来说他们会是上班时间的8小时营业时间,只有购物广场的书店才会营业比较长时间。不过那间茶室也太早关了吧,六点耶!正常来说都是晚上九点多关,比较好一点的,11点或12点才关。一部分会2点关。kk(亚庇的马来文名称的简称)居然这么快收档我好惊讶,我以为全马各地就算没夜生活到两三点,到九点也是个基本。原来kk这么早的呀!!

    哦,马来西亚的茶饮料,在茶室里的话,绝大多数我可以保证一定是茶泡出来的。而且高手泡的才会好喝,有些年纪大的uncle 安蒂还会选哪间茶室好喝才会时不时去光顾,跟老朋友约出来边喝茶边闲聊一个下午。(有些人有能力却不肯移民国外就是因为没地方喝茶+没老朋友可以随时出来聊天)

    公车来是会来啦,不过你要等很久兼除非很熟,不然不知道在哪里等(望天)

    什么?车牌?别天真了,看到公车伸手招一下,它会过来就过来咩(泪流满面)

    后来有找到邮局吗?他们也是走上班时间滴(舞)

    坐等后续。(搬凳子)
  • 天啊你人太太太太好,寫得好詳細啊,看到這篇回復的人根本賺到了啊!!!

    那張照片如果不是看起來比較瘦的話我怎麼可能會貼呢(即使是倒影也不能露出胖樣啊),應該是我腿比較細所以出現錯覺,我本身最胖的是腰部(蘋果狀胖子就是我),所以這張剛好被氣球擋住腰,肩膀那邊又出現奇怪的瘦子肩膀(平常很魁梧的)所以才故意趁亂貼出來啊XD

    我知道我們被小學生調戲了,他們開心的咧,在路上也經常被搭訕,但是說真的我們很不習慣啊,而且自從旅行社老闆跟我們說有強盜後我們就一直緊張兮兮的,所以除非必要的接觸我們很少跟路人聊天。背包的話因為我是背一個像學生的帆布後背包,然後我朋友背包也都習慣背內側,加上我們後來幾乎都走大路了,所以還沒遇到可怕的事情。

    其實我一直搞不清楚包頭巾的是一定有信奉回教嗎?因為我看到大部分華人都沒包?還是說跟宗教無關,單純只是保守的人會包而已?

    永遠禮讓行人的車子真的讓我很感動,頭一兩天我們看到車子停下來完全目瞪口呆不知道該怎麼辦,車子還會等到我們回過神來快速跑過馬路後才通過,慈悲為懷!後來我們學會偷偷跟在本地人後面過馬路,然後到了後面兩天我們已經可以大搖大擺的過馬路了,即使有十幾台車子在等我們,我們也是慢慢走。所以融入一個城市只需要三天。

    我想知道夜路的故事!!!

    這裡的拉茶真的讓我很懷念啊,真的像你所說的很香呢,而且喝下去不會睡不著(難道是我玩太累嘛),的確在茶室經常看到老先生們坐在那邊聊天,但是好像很少看到老太太們?話說我也覺得很奇怪,從來沒有看到包頭巾的女人開車~就算有看到女駕駛也從來不是包頭巾的,是有規定嗎?

    公車我有看到但永遠不是停在路邊就是在對向車道,我個人是第一天在機場找不到就放棄他了。站牌有看到兩個但都在主要幹道,而且都沒人在等車...那個五點就打烊的書局也嚇壞我了,不過茶室早上六點開到晚上六點也很拚了啊。

    郵局有找到喔,下一篇再說怎麼找到的~

    控制狂 於 2013/10/10 19:02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