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4 沁沁的明白-9

  百花在報紙堆裡走來走去,起先走得很慢,接著越走越快,肩膀上的虎斑看得我頭昏眼花。百寶也試圖踩進去,但我瞪了他一眼,我好不容易才把報紙都排開了,可不想為了他重新整理。百寶委屈地看著我嘆口氣,露出討好的笑容,見我沒有軟化,只好繼續趴在桌子旁邊。

  百花看了好幾遍,才說:「真是奇怪,用的全是同一張照片。」我暗自點頭,本來我也想過有這種可能,但是我畢竟沒有把握,既然百花都這樣說了,那這些報紙用的絕對都是同一張照片了。我雖然不知道百花是不是真的轉世八次了,但他的確有些說不上的靈感很準確。

  百寶說:「全都是同一張嗎?」他慢吞吞地說:「你看看新聞稿內容是不是也都一樣?」

  百花又繞了幾圈,很鎮定地說:「雖然看不懂內容,不過光就形狀來說,的確是一模一樣。」

  我本來在喝水,差點噴出來,他們兩個竟然把文字當成圖像在看,他們是原始人嗎?象形文字其實是貓跟狗發明的吧。

  百花問百寶:「你怎麼看?」

  我手指在桌上不耐煩的敲擊,每當這種時候我就很想加入他們的討論,但苦於秘密不能說破,只能假裝放空苦思。

  百寶想了想,聳聳肩膀:「很簡單啊,照片都長一樣,一定是『某個人』或『某個單位』統一發放的。」他癟癟嘴:「真正令我不懂的不是這照片怎麼來的,而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百花把臉湊近地上瑪莉的照片,用側腮蹭了蹭,閉著眼睛說:「我感覺到了。」

  我豎起耳朵,全神貫注聽著百花。

  百花說:「這張照片和這個新聞,是對『某個人』發出的訊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控制狂 的頭像
控制狂

控制狂眼中的世界

控制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